咸鱼酒。

没人夸就会死。

【周尹】 心之所向 (一)

奇妙校园au。

ooc,放飞自我,北电到底怎么上课我不知道,怎么活动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瞎写,流水账。难吃,不及他俩万一的好,所以不要上升真人。

不要挑刺,我是文盲。
打广告。
欢迎加入周尹温带水草丰美圈,群号码:684687025
大家都特别好。

百日日更1/100.

 

 

那年北京有雪。浩浩荡荡的几个雪天,全世界披了一层白,行人走在路上,不多大会就被覆了一层白色,浑身的味道就是清苦的。

这样的大雪天,学校也不会停课。周一围早早就坐在了窗边,室内暖气很足,窗棂上也不积雪。透过水迹斑斑的窗户向外望去,撑着伞和低着头的行人来来去去,教室门开了又关,雪的味道飘了进来。

北电对学生的出勤率要求不高,特别是他们已经大四了,教室就愈发疏落了起来,放眼望去也大都是生面孔,是来蹭课的别院学生。他身边的座位是空的,临上课了才有人坐下。那人似乎是披了一路风雪来的,身上的气息凛冽且尖锐,有些苦。

他转头扫了两眼,就觉得一怔。坐在他身边的分明还是个小孩儿,一眼望过去有些瘦骨伶仃的,脸颊上却鼓着点肉,平白添了几分稚嫩无辜。看起来真是有些内向腼腆的,感受到他的目光也只是一味躲避,低下头来的样子颇有点楚楚可怜。

周一围也只扫了几眼就觉得索然无味,自顾自听起课来。小孩儿坐在他旁边,不声不响的,只是专注非常,枯燥的学术类课程,教师讲起来洋洋洒洒不着重点,也被他记下许多笔记来,虽然字是有点丑的,认真却从每一个笔画上透了出来。

上课有一段时间,被带进教室里的寒意都化去了,身边小孩儿身上苦涩的雪味也消散无踪,剩下一点略甜的奶味儿。周一围闻了两节课,中午多给自己加了一杯甜牛奶。喝完觉得有些腻歪,不如闻起来

 

 

从那之后他又在这堂课上见了这个小孩儿几次,每次他们俩都坐的很近。见多了也脸熟了,他知道小孩儿叫尹正,是学唱歌的。北电近两年才加了声乐类专业,其实师资力量算不上好的。他听小孩儿声音和气息都好,长得也算好看,就不懂他为什么要来北电。

尹正说:“其实我想学表演的,但之前一直学的声乐,也没什么表演基础,就只能报了声乐类的专业。我对北电很向往的,当时报考的时候就报了,没想到那么幸运被录取到这边来。”

“对你来说,在这里不如在一个专业的音乐学院。”周一围皱着眉说。

尹正倒是很无所谓的样子:“我觉得可以啊,更何况我以后未必想要去唱歌,我最想做的还是演戏,在这边比在一个专业音乐学院机会要多得多吧。”

“实在不行我可以去跳舞嘛。”小孩儿一脸骄傲地凑过来,悄声对他说:“以后有机会给你看我跳舞,我跳的可好了。”

他说话时气息呵在周一围脸颊上,靠的太近了,他们发丝缠在一起,冬天空气太干,分开的时候起了一点静电。细微麻痹的痛意炸开,周一围抬头时小孩儿已经抱着书走了几步,他要去赶下一堂的专业课,身影匆忙,看得出肩膀窄瘦,腰也只细细一掐,是合适跳舞的身量。

 

 

他过了不久果然看到了小孩儿跳舞,却并不是接到了什么邀约。他的室友惯常喜欢热闹,有一天下课就亲亲热热搂着他肩膀,要带他去看新开的社团跳舞。

那个年代,爵士和街舞跳得人都很少,有跳的好的,当然值得凑个热闹。他们到社团活动室的时候一群人已经开始跳了,周一围一眼就认出来领舞的是那个小孩儿,动作真是漂亮得不像话。

那样小的身板儿,看起来藕一样柔脆的胳膊腿儿,其实内蕴了这样大的力量。他绕到最前面,挤进人群中去看,小孩儿皱着眉,视线是低的浮的,自始至终都没落到他身上。他听到姑娘们窃窃私语,说领舞跳得真是好看。

他从头看到尾,看小孩儿额头上渗出汗来,显得人白得反光。这又是小孩儿的另外一面了,和坐在教室里,头发柔细、羞涩胆怯的那个人完全不一样。

 

 

小孩儿再一次坐在他身边的时候,他说:“我看你跳舞了,非常好看。”

尹正像是被吓到了,向后微微瑟缩了一下,肉眼可见地脸红了起来:“是前几天在社团活动室吗?我其实有一段时间没跳了,跳得真的不算好。”他吐了吐舌头,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我中间有点忘动作了,就瞎跳了一点,得亏他们还没被我带跑。”

“我是看不出来的,我一直不会跳舞。”周一围对他摊手:“我们形体老师总是嫌弃我,跳起来僵硬得像木头人。”

“有机会我可以单独跳给你看。”小孩儿抿着嘴唇,很认真地皱着眉头:“我有做过舞蹈家教,应该可以的。”

“跳给我看可以的,但教我就算了。”周一围说:“教我太难了,一时半会成不了。你现在大一,时间排的紧,还是专业课要紧。”

小孩就抿着嘴唇点头,头发随动作摇晃。看起来很软很好摸的样子,周一围忍了一会,还是没忍住,朝着人家的头发伸出了手。

尹正果然被他的动作吓得微微一抖,意识到他到底在做什么才放松了身体。他揉了两把,才克制的收回手,觉得小孩儿虽然长得瘦,但头发一点都不像营养不良的样子,又顺又滑,特别好摸。

tbc。

和现实不符的地方有很多。比如,北电没有声乐系,好像也从来没设过,所以出现的一切都不要当真。

评论(8)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