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酒。

没人夸就会死。

【周尹】 心之所向 (二)

注意事项见第一章。

百日日更2/100.


 

大一的课是最满最多的,要求也最严格。往往是一天之内从早起练声到上各种专业课和艺术修养课,一直到下午才得点空闲。尹正就凑这点儿空去表演学院蹭课,这个点儿能蹭到的只有艺术修养类,他来来回回听了好几个,才觉得影片赏析算是适合,去的第二次就遇上了周一围。

他听说过周一围,说是专业修养过硬,早就定了毕业后留校做老师,只是脸不能和人对得起来,到两个人互相交换真名,才知道对面这个就是大名鼎鼎的周一围。

北电是个格外绚丽的舞台,无数人在台上来来去去。他羡慕那些就此出道演戏的幸运儿,对这些专业过硬的老师心里也存很多分敬意,所以在叫周一围学长时忍不住怯怯的,有点瑟缩的意味。

周一围当然听得出来,就问:“我长得也不算凶神恶煞,为什么我感觉你总有点怕我?难道我对你特别凶?”

他就摇头,力度大得脸上的肉都在抖:“我没有害怕,就是觉得你太好了,不敢靠近。”

周一围脑子里转了好几个圈,才想到关于自己的传言,顿时有点啼笑皆非:“你还真崇敬我这一点专业修养啊?得了,有空我教你,现在还是别想了,你这么畏缩的样子不好看,来,看着我,笑一个。”

尹正就一点一点小心翼翼地露出一个笑容,看起来还是有点勉强。周一围逗了他这一会也觉得够了,就放过他转身去听课。刚才是老师留出来一点时间让大家讨论,现在那时间早过去了,老师往这边扫了好几眼,眼看着就要发火了。

 

 

他们每周也就见上两次,就在课上。周一围总是坐窗边那个位置,那一场雪过后北京又是寒风刺骨的干冷,透过玻璃看得到蓝天澄澈如洗,校园中树的叶子还未落尽,风一过有簌簌的回音。

尹正总是踩着那种细微的声音走进来,披着一身冬天的味道坐到他身边。偶尔看书的时候他会觉得这小孩儿和北京的冬天真是相配,眼珠清澈,白得透明,像是一眼就能望穿了,望到远不可及的尽头。

这是他们遇见的第三个周,冬天已经深了,小孩儿每天带着水杯,两节课后就喝的一口不剩。课间时小孩儿就向他抱怨,很认真地问:“北京为什么这么干啊?我每天喝六七杯水,还干得想哭。”

“你是南方人?”怪不得那么白。

尹正认真地思索了一会,眉头都皱起来了,才有点犹疑地说:“应该算是南方人吧?我出生在包头,但是在广东长大。”

“那就怪不得了,广东那边那么湿润,你到这儿肯定不适应。”周一围看着小孩儿也有点干裂起皮的手,颇有点同病相怜的感觉:“我是湘西人,刚到这儿也不适应,这都多少年了,一到冬天还觉得难熬。”

说着他去看尹正的手,这小孩儿长得是真白,手指如冰似玉,稍稍裂出一点口子,就泛出一片触目惊心的红,看得他也心底一抽,觉出一点细微的怜惜来。

于是他若无其事把捏住人家手指的手收回来,干巴巴说了一句:“多喝点水,手上记得抹护手霜,脸也注意一点,越冷风越干,最好戴点什么,冻伤了不太好处理的。”

尹正就乖乖点头,他总觉得这小孩儿像点什么,想了好久,才想起在宠物市场见到的小奶猫和小仓鼠,都是顶脆弱的小东西,见不得风受不得冷,他直觉小孩儿也是这样,下次见面的时候,忍不住给人带了一管自己常用的护手霜。

 

 

小孩儿捧着东西的样子更像小松鼠了,他忍住心里泛滥出来的揉一揉的欲望,看着小孩儿惊喜又无措地向他确认:“这是给我的?”

他点点头,说:“上次见到你手都裂了,虽然叮嘱你要抹护手霜,但回去想了一下,你才到北京不久,什么都不熟悉,可能也买不到好用的,就给你拿了一管我自己常用的,看上去不太好看,但挺好使的。”

小孩儿就笑了,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一围学长你真好,他们都说你挺不近人情的,现在看来他们说的都错了,他们一点都不了解你。”

周一围心想他们才不是不了解我,也就是你长得好看,要不然我才不多管那么多。他向来懒得去做一个人情练达的人,给那些赶着来套近乎的人也从来不假辞色,他还是个少年人,不曾跌过摔过,看谁都是平着,也学不会卑躬屈膝,奴颜媚色。

 

 

尹正平白收了人家一管护手霜,心里怎么都觉得过意不去,周一围就看着他坐立难安了一节课,临到老师讲到末尾,小孩儿才有点怯怯地凑过来,邀请他去吃晚饭。

他刚刚心里早就把自己的事儿都滤了一遍,晚上是什么事儿都没有的,最多回去和舍友一起胡聊乱侃。但他不知道自己心里都存了点什么,非要跟小孩儿说:“我今晚有点事儿,要不明天中午吧。”

小孩儿咬着嘴唇答应了。周一围盯着人家被咬出水红色的下唇看了好一会,才依依不舍地把目光收了回来。

后来他仔细想了个明白,自己非要推到第二天,不见得是不想在晚上见到小孩儿,而是想把见面的份额留到第二天,把两个人的牵绊扯得更深更长一点。那时候他还看不穿自己动心的征兆,只将自己的反常视作心血来潮。


tbc。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