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酒。

没人夸就会死。

【周尹】 心之所向 (三)

我爆肝!

注意事项见第一章。顺便私设当时同性恋已经能结婚了。我就不科学,要不你打我啊(。)

百日日更3/100.假装。


 

 

他们约在学校门口的小饭馆。地方是周一围挑的,他怕小孩儿迁就他的口味,自己吃的不舒服,就选了一家做粤菜的地方,一进门能闻到文火熬出的汤的香味,蒸汽扑到脸上,勾起了潜伏已久的食欲。

小孩儿今天穿黑色高领毛衣,头发蓬松地垂下来。走进热气腾腾的饭馆时他就把外套脱了围巾也摘了,露出白嫩嫩俏生生一张脸,婴儿肥,妥妥儿的没长开。

周一围忍不住问:“你今年多大了?”

小孩儿捧起汤碗正准备喝,闻言有点愣住了,懵懵呆呆地看过来,下意识地回道:“十七岁呀。”

“我说怎么看怎么觉得你显小。”周一围说:“我比你要大四岁,来,叫哥。”

小孩儿果然乖巧地叫了一声一围哥,过了一会才纠着眉毛说:“一围哥和一围学长哪个好听啊,这样感觉有点奇怪,不知道怎么称呼你才好。”

周一围觉得对称呼特别较真的小孩儿特别好玩,就存了逗他的心思说:“我觉得哪个都行。就是别的学弟学妹叫我都叫周学长,只有你开口就称我名字。”

小孩儿就被吓到了,汤碗都放下了,期期艾艾地对他说:“我是觉得有很多姓周的啊,叫你周学长就和别人分不开,叫你一围学长就没人会认错了,才这样叫的。”

他对这个解释还算满意,但逗人之心不死,就继续说:“你叫的那么亲密,人家会误会的,我以后找不到女朋友怎么办?”

“啊?”尹正就很震惊的样子:“这样都会被误会吗?可是我们之间也太纯洁了吧!连面都没见过几次,这样被误会我很不甘心啊。”

周一围心里都要笑死了,还要逗人家:“那你怎么样被误会才觉得甘心?要不我们出去约个会,最近有个电影挺好看的。”

“一围学长,你这样一点都不好玩。”小孩儿终于反应过来了,气得脸颊鼓鼓:“你刚才吓我一跳。”

“好啦好啦。”周一围伸手大力揉他头发:“周末请你看电影。别生气,生气脸都要皱了。”

尹正本来也就没气,被他揉了头发,就笑了出来,他们互相闹了一会,才安安静静稳下去吃饭。

 

 

周一围挑地方是用了心的,他自己对粤菜没什么特别的偏好,也尝不出是不是地道,就去问了自己也来自广东的同学,对方强烈给他推荐这家小菜馆,说地方虽小但特别好吃,绝对能讨你那小学弟欢心。

他当时笑着说什么我的小学弟,说话注意点,又觉得舌下像是压了一块糖,绵延不绝的甜味渗出来,心跳都因此急促了一点。

尹正果然喜欢这家的菜,吃得脸颊鼓鼓,更像是一只小仓鼠了。看好看的人吃饭,而且还吃得特别香,是能让人感觉到幸福感的。周一围本来吃得就不少,这回就吃得更多了,两个人在外面溜达了半天消食,分别的时候还感觉自己肚子是鼓的。

他把小孩儿送到宿舍楼下,看着那个因为穿得太厚而显得笨拙的身影隐入曲折的楼梯里,才给自己点了一支烟,用满嘴苦涩压了压突然泛起的旖旎。

他想北电的校园里什么漂亮姑娘没有,多得是温香软玉的美人儿,抱起来看起来都好,就这么干瘪瘪没长开的小男孩儿,怎么比得上呢?

 

 

晚上他就做了个梦,梦里的他一点都不觉得小孩儿比不上大姑娘,按住人家折腾了好几次,醒来之后他先清心寡欲地给自己洗了内裤,又满面愁苦地叼起了一支烟。

他们早上没课。室友大清早就被烟呛醒,差点一个冲动抄起拖鞋打爆他的头,过了一会又觉得他这个样子难得,巴巴地凑过来问:“怎么了这是?我们清心寡欲地周老师遇上了什么伤心事了?”

转念又想起昨天这人刚跟小学弟出去,巴掌一拍就觉得自己找到真相了:“我知道了,昨天表白被拒了吧?”

周一围还心里骂着自己禽兽呢,闻言就翻了个白眼儿:“八竿子打不着的事儿,什么告白被拒,图书馆新来的爱情小说你又看完了?少看点,降智商的,本来智商就不高,改天就直接老年痴呆了。”

室友刚刚还对他心存怜惜,现在只想打爆他的头。仔细想想可能打不过,就把他的烟抢了熄了,自己爬回床上去睡觉。周一围也没再点,就自己坐床上颓着,脑子里念头九转十八弯,转着转着就转到梦里的小孩儿身上了。

 

 

他一直觉得尹正长得嫩,嫩里又有别样的靡艳透出来。梦里的他眼尾红的像五月的桃,烂熟近透,眼里浮着一层瑰艳的水光,含着清透长着欲念,又是楚楚可怜。

他知道尹正是白的,脸已经白到透明,身上颜色还要再浅一层,这样白的肌理透出情动的艳红,像是神话中的圣骸被人的七情六欲沾染了,是一种近乎于跌坠、让人神经震悚炸裂的美。

 

他想着小孩儿的手指,胳膊,修长的腿和窄成一握的腰。想着想着觉得不行,就大冬天披了一层薄外套出去走了一圈,回来就感冒了。

tbc。


越写越难吃越写越爽,果然我的本质还是难吃(。


评论(10)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