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酒。

没人夸就会死。

【周尹】 心之所向 4-5

昨天觉得写得不好就删了,发现自己也改不了多少,水平也就这样了。

OK,认了自己始终难吃…。假装日更4/100.

明天会有6-7,6会大改。这个改了一点点,不看也行。


 

他被感冒搞得浑身难受,但电影还是要去看的。他托舍友买了周六晚上的票,两张纸捏在手里轻飘飘的,他却浑身沉重,在床上翻来覆去半天,又想起小孩儿来。

他想起自己打听过的课表,尹正现在应该在上形体课,教室离他的宿舍楼不远。他坐起身来喝了一杯热水,觉得自己有了点力量,就下床穿鞋,把自己裹成一头熊,朝教学楼过去了。

路上遇见刚刚帮他买完票的舍友,舍友一脸惊讶地看他走过来,一拳捶到了他肩上:“你这不是能爬起来吗!怎么还让我帮你买票,我还以为你真病得要爬不起来了呢!”

周一围差点被他一拳捶死,捂着肩膀缓了一会,觉得自己这个舍友真是智障得不能行了,他说:“我这不要去送电影票呢么,买票你来送票你也来啊?要不你代替我去看得了。”

话说出口他才想到,这真是个好理由,万一进去被小孩儿发现了,也能义正言辞地把电影票送出去,一举两得,也免得他拖着病体再跑一趟了。

 

 

尹正的形体老师跟他们是同一个人,看到他还有印象,他进去之前跟老师打招呼,老师笑眯眯地问他:“又想回来补课了?正巧我这节课教现代舞。”

他连忙回绝,一脸不堪回首:“老师的教诲我没齿难忘,实在不需要再复习了,我就是想看朋友上课,顺便送点东西,希望老师网开一面,放我进去,之后就当我不存在就行了。”

老师还有点好奇:“这班上还有你的朋友?真挺稀奇的,说个名我认识一下呗。”

他也不遮不掩,就说:“这小孩儿您应该认识,叫尹正,跳舞挺好看的。”

老师说:“还真认识,基本功挺好的,学什么都上手很快,跟你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我记得你因为你实在太差,记住他却是因为他太好了。”

他听老师夸尹正,觉得莫名骄傲,心想我家小孩儿当然做什么都是最好的。他暗自把尹正划到“我的”这一分类里来,在心里打上这样一个标签,就像是把尹正圈到了自己的领地里,虽然明知道是假的,但是还是不由自主地开心起来。

 

 

他经过老师允许进了教室,正不知道怎么掩藏行迹,小孩儿就兴冲冲放下手上的动作跑到他,抓住他的胳膊问:“一围哥,你来干什么了?”

他刚才想到的掩饰办法都没排上用场,就觉得自己就是尴尬本身了,愣了一下才想到自己来的理由,把影票从兜里掏了出来:“咱俩不是约了周末看电影嘛,我来给你送电影票。”

小孩儿没接票,反而盯着他看了好大一会,然后有点犹豫地问:“一围哥,你感冒了?”

他说:“是啊,昨天吹了点风,回宿舍就感冒了。今天感觉还成,就来给你送票了。”

尹正皱起眉来,他一皱眉神色就有点锋利的意味,看起来十分不开心了:“感冒了还看什么电影啊,在宿舍里歇着不好吗。”

“电影票买都买了,放着不看也是浪费。”周一围说:“而且就是小感冒而已,到周末估计也就好了。”

“……”尹正正想说什么,就被老师拍了拍肩膀:“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有什么练完再说。”

他咬了咬嘴唇,说:“那一围哥你先在这等一会,我上完课再来跟你说。”

 

 

周一围于是有幸围观他们练舞。

现代舞又和爵士、街舞不一样。每一个动作都带着柔和软的意味,力度是内化的,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要绷起来也要柔下去,对四肢和肌肉的协调能力和柔韧性要求都很高。

当年他就败在了协调性和柔韧性上,而尹正在这方面却是毫无障碍的。这节课他们讲的是基础动作,从拉伸到一些发力技巧。哪怕是这样简单的东西,他的小孩儿还是漂亮得像一只展翅欲飞的鸟,一尾水中腾跃的鱼,每一个线条流畅而自然,不会用力过猛,也不至于小心到瑟缩。

周一围见过男性的柔软,他的父亲原本就是极优秀的舞蹈演员。只是他从未料到这种特质在另一个人身上的绽放,会让他察觉出某些曾被他忽略的惊人的美。

他再一次被击中了。

 

 

下课之后老师又好好地夸了尹正一会,才放他过来找周一围。

被夸奖和在课堂上的尹正是不一样的,他的长相本来就有点艳,认真的时候眉头皱起来,好看得有点锐利,显出不近人情的冷酷意味来。周一围注意到只有很少几个人和尹正搭话,

这样的尹正就又是另一面了,是他从未见过的样子。他觉得有点奇怪,但感冒的昏沉还掌控着他的大脑,让他没办法从这些蛛丝马迹里追根究底。他只能暂时收拾起突然而生的疑窦,同尹正一起走出教室,一边走一边开始交谈。

他问:“你周末没什么安排吧?我定的是周六晚上七点的票,到时候我们下午就出去,吃个饭再去看电影。”

小孩儿还皱着眉,把围巾从自己脖子上扯了下来给他围上,声音低低的:“我周六一天都没有事情,什么时候出去都行。只是一围哥你到时候感冒真的会好吗,我还没见过你这个样子,挺担心的。”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把围巾扯下来你不冷吗?”周一围摸了一下自己脖子上忽然多出的一坨,感觉很奇妙:“我不习惯戴围巾的,你还是自己戴吧,小心别冻着了,到时候咱俩都感冒,就真去不成了。”

周一围又把围巾拆下来,给小孩儿好好围好。围巾是深灰色的,正衬小孩儿的肤色,把人衬得玉白玉白,刚才在训练室里出的汗很快就被北风吹掉了,剩下的又是琉璃一样的人,看得周一围心里又是一动,想要把人捂到怀里,给他捂出一点暖意来,把自己胸腔里的喜怒哀乐都传递给他,让他也沉沦爱欲,不可自拔。

 

 

 

说来也巧,周末那天北京放晴,风也停了,阳光好得人能觉出一丝暖意来,把自己吃得像圆球一样的麻雀落在干枯的树枝上,像是被枝条串起来的芝麻汤圆。周一围特意早到了一会,等在校门外,看着尹正从树底下走过来,浑身被撒了一层粼光,看起来像是从童话里走出的小王子,身披光辉,去哪都带着太阳。

他的小太阳提着一个塑料袋,能看清楚里面是毛茸茸一团。周一围寻么了一会,觉得这应该是送给他的礼物,但实在想不出到底是什么,于是禁不住有点期待。今天的尹正还戴着那条深灰色围巾,却找不到那时候那种琉璃一样的疏隔感。现在他笑起来的样子像是一株吸饱了阳光的向日葵,让人无端端就想起夏天来。

这两天他俩没再见面,周一围专心养病,尹正却不知道去了哪儿,听舍友说影片赏析的课都不去上了,周一围自恋了一会,心想是不是我不去了小孩儿也就不去了,后来才想起来他根本没跟人家说自己不去了的事儿,人家的行为跟他无关。

他伤心之下多喝了半壶热水,终于在来看电影之前痊愈了,所以才能在他的小太阳捧出一条围巾时,没丢脸地打个喷嚏出来。小孩儿非要自己把围巾给他戴上,他只好配合地弯下腰来问:“你挑的?还挺好看。”

围巾是米白色,织工很好。小孩儿给他戴围巾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他听出了点咬牙切齿的味道:“这是我给你织的!”

“你还会织围巾啊!”周一围大惊。然后反应过来,连忙道歉:“对不起啊我没反应过来,围巾看起来太精致了,没想到这是你织的。”

小孩儿翻了个白眼给他看。然后说:“我本来是想给你买一条的,但是看你当时不是很喜欢戴,就自己买线给你织了一条,觉得这样你应该会珍视一点,不会因为觉得别扭就不戴了。我也不知道买的线好不好,你就凑合着戴吧。”

“你织围巾手艺也太好了。”周一围扯下来一点举到眼前看,他其实分不清楚什么好坏来,就觉得不夸夸自家小孩儿不行:“大恩大德,无以为报,不如我以身相许吧。”

“我是看你大冬天连个围巾都不戴可怜,才给你织的,什么以身相许,我还得养你,还是算了吧。”小孩儿把自己缩进围巾里,只露出来一双黑白分明的眼:“也不知道是谁,前几天还嫌我叫得太亲,今天就要以身相许了。”

周一围说:“我错了,你叫什么都行。”原来他家小孩儿还记仇的。

尹正哼了一声,才算是放过他。

 

 

那天看的电影是《杀死比尔》,一部后来拍了长系列的惊艳之作。无论是演员、镜头,或者手法和整个故事,都非常漂亮。

从电影院里出来两人都有些恍惚,这是一部有些暴烈的影片,开始就是触目惊心的惊悚。强烈的对比和反差,恰到好处的音乐,江湖儿女的血色浪漫如同花一样在极深处开放,看得他们两个都热血沸腾起来。

当然,尹正看到的和周一围看到的是不一样的。他们一个人去读镜头里演员的张力,一个人要去看音乐拍打的鼓点,在加上镜头说出的话、布景配出的心思,后期剪辑赋予的灵魂,他们合在一起,能讲出一部电影的精粹。

他们看得酣畅淋漓。

 

这有点出乎周一围的预料,但他仔细一想,又是不出所料。以两个人的专业和对电影和表演的热爱,他们会把看电影当成享受,但绝对不会是消遣,尤其是面对这样好的片子。他们会沉迷、会觉得过瘾,但不会在影院里生出什么旖旎。

爱情小说还是不能多看的。

 

 

走出影院门的时候夜已经有点深了,白天积蓄的一点暖意早就消耗殆尽,风又刮起来。周一围学着小孩儿,把自己的脸也塞进围巾里,果然是要比之前那样要暖和的。路灯的光昏黄朦胧,他扭头去看尹正,他的小太阳晚上就变成了小月亮,被暖色的光衬得更凉,但自有泠泠的光。

他们一起哈着寒气往校园里走,这时候校园里的行人也只有零星几个,他们无言地走了很久,都知道对方刚刚被震撼过,也就不去出声打扰。临到分别时,小孩儿才开口了,周一围触到他的目光,清亮得让人心头发颤:“明天我们再去看一次吧,实在不行,下周也可以。”

周一围当然不可能拒绝。

 

 

从那之后他们的交集才变得多了一点,不仅仅局限于每周两次的课堂。周一围也找回了一点初入学时的劲头,对于他来说,尹正的每一面都是新鲜的,每一个表情都动人心弦。他这样描述的时候没觉得有一点不好意思,大概要等到很多年之后回头看,才会觉得自己真是腻歪。

转眼就十二月,北电的寒假向来放得很早,期末也就来的特别快。转眼间各科老师纷纷结课,进入了复习阶段。周一围老早把自己大一时的笔记翻了出来,就等着小孩儿来问他考试重点。等来等去等到影片鉴赏的老师也准备结课了,小孩儿还一点开口的意思都没有。

他自己有点急了,就开口暗示:“快期末了,复习得怎么样了?”

尹正思考了一会,诚实地说:“不怎么样。专业课还行,别的就一窍不通了。”

周一围心说你一窍不通才好啊,你要是啥都会我哪有机会教你啊,面上还波澜不惊的,十分高人风范地说:“我看了一下,你们专业和我们专业的非专业课重叠率还是很高的。这样吧,你看一下哪天有空,我们约个地方,我给你画画重点讲一讲。”

小孩儿有些犹豫:“这样会不会太麻烦你了?你也要准备期末吧。”

周一围一副好好学长的样子:“帮你也算复习了吧,我这些东西也是要回头看看的。”

尹正这才有些迟疑地答应了。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