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酒。

没人夸就会死。

【周尹】 心之所向 (六)

跳票了很多天的六,假装日更6/100.

依然非常流水账。


 

他们约在周六,在校门口一家咖啡馆里。说是咖啡馆,其实里面不单单只卖咖啡,还有许多别的饮料和小吃食。周一围惯常要早到一点,先给小孩儿点了一堆吃的,等最后一碟点心也摆上桌,尹正才推开玻璃门走进来,手里还抱着两本书。

这种书都是惊人的厚,一本书都有好几斤重。少年人还在抽条的身子板儿,好像一个人还没书厚,周一围连忙起身把书接下来,问:“拿这一路沉不沉啊,都怪我忘了这玩意儿厚成这样,早知道选一个近一点的地方了。”

尹正伸了伸有点被压麻的胳膊,说:“当然很沉,我感觉这两本书加起来得有十斤了吧,这么厚一本,一堂课能讲十万字,谁能记得住什么啊。”看来没少受荼毒。

他这时候眉毛蹙起,凝了一点少年人单纯的无奈,看得周一围忍不住笑了:“这种课都这样,以后有什么毛概马原,那才是真的让人什么都记不住。说实话,老师一开口,全场基本都睡光了。”

他的小孩儿想了一会,也向他坦诚:“说实话,上这些课的时候我也睡过好几次,有些章节真的非常无聊。”

 

他们坐在一起,互相聊了几句,说了说一些散散碎碎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和这个校园有关。书早就摊开了,尹正伸出手无意识地摩挲着书页,不一会就把指尖磨得通红,可能是有点痛了,才回过神来,对周一围说:“一围哥,还是画一下重点吧,一会儿就中午了,我还想请你吃饭呢。”

他拖着书往周一围那边挪了挪,两个人的距离变得更小了,彼此之间呼吸相闻。周一围也从自己的笔记里抽出一本,笑着说:“我这也是从别的学长学姐那里抄来的笔记,也算没白抄,好歹换了一顿饭。”

他家小孩儿就很震惊的样子:“哥你竟然也会抄别人的笔记?”

周一围还是笑:“这有什么奇怪的,自己来做的话总有地方不太完善,有时候也会有点事错过两节课,再说了,课堂笔记代代相传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吗?”

尹正想了一下,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说:“那我也会把笔记好好地传给下一代的学弟学妹们的。”说完了自己忽然觉得好笑,笑得自己都坐不住,歪在周一围身上。

周一围心想,自家小孩儿真是哪都好,就是笑点有点奇怪,让人无从捉摸。

 

眼看着店里挂着的钟走到十二点还要多一刻钟,他们才搞完了其中一本。小孩儿都要崩溃了,软软地摊在沙发上不想动弹:“我感觉自己的脑浆要沸腾了,这都是什么东西,我现在脑子里一片空白。”

过了一会自己又鲤鱼打挺一样蹦了起来:“不搞了不搞了下午再弄,走一围哥我们去吃饭吧,再不吃饭我就要死了。”

周一围说:“行啊,那就下午再搞。这些书和资料我们放到老板那儿吧,不然搬来搬去太麻烦了。”

他和老板是很熟的,就打了个招呼,把书放到了柜台那里。小孩儿伸了个懒腰,说:“不带书还真是一身轻松,知识的重量使我直不起腰。”

这时候的他就显出一点雀跃来,因为这么一点儿小事他就开心了起来,真是非常好哄的。刚才他在沙发上蹭了一会,头发有几簇不听话地支楞了起来,随着他的脚步一跳一跳。周一围盯着那活泼的头发看了一会,忍不住伸出手为他抚平了。

尹正有点茫然地抬头看他,眼神无辜,嘴唇微微翘起,像是在讨一个亲吻。周一围闭了闭眼,把手收回来,暗自握了两下,他心底腾出甜味的泡泡,上升旋转炸裂,又像是有花从心底开出来,花蕊里坐着拇指大的小孩儿。他把这个人藏到心底,又要开出花来,把他从自己善恶缠绕、光暗共存的心底托出来,让他不染纤尘。

他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也和天下一切的凡夫俗子一样。而他千回百转的心思绕了一次又一次,他的小孩儿还是毫不知情地走在他前面,无忧无虑,脚步偶然踉跄,也很快自己站正了。

 

他们再从吃饭的地方出来,已经接近两点了。小孩儿吃得很饱,整个人都变得餍足,他感觉也还不错。他发现自己还是不能多和小孩儿一起吃饭,总会比自己原本的食量要多吃很多。他也是要保持体形的,减肥很痛苦。

这次选的餐馆在一栋建筑的二楼,他们来时是沿着外面的楼梯上来的,下去的时候还要走那陡得不像话还涂得颜色统一的楼梯。周一围早就听尹正讲过自己平地摔的事例,走这种楼梯的时候就格外关注小孩儿的脚步,生怕他给踩滑了。

他一看到尹正身形有点踉跄,就伸手去捞,可还是慢了,小孩儿虽然自己身体反应飞快地抓住了旁边的扶手,没囫囵地滚下去,但脚以一种很奇特的姿势触了地,肉眼就能判断这脚腕肯定伤了。

他连忙去扶,小孩儿的眼眶里已经满是泪了,只是还自己咬着牙不愿意哭,带着哭腔跟他说:“一围哥,帮我看一下脚腕,肯定是肿了,好疼啊……”

周一围一听真是心软得都要化了,蹲下来撩起小孩儿的裤脚,踝骨部位已经开始肿胀发红,他伸出手指轻轻按压了一下,小孩儿就呼痛要他停止。

这种情况他也不敢贸然处理,就架着小孩儿往回走,幸好他们离学校实在很近,过了没有一刻钟,小孩儿就苦着脸坐到了校医院里,医生看了看他的脚踝,又让他做了几个动作确认了一下严重程度,就开了点药说:“回去二十四小时后用药浸透纱布敷上,药一两天换一次。要是自己不会操作,你来这里敷也行。现在你先去那边床上躺着,我给你拿冰袋敷一下。”

大冬天的冰敷,校医院因为空旷,又称不上暖和。尹正瑟瑟发抖,直想往周一围怀里蹭。但医嘱说不许动,周一围又想着得照顾他,也不敢把他直接揽到怀里,只能把旁边床上配的被子也给他裹上。

尹正一边看他忙活,一边可怜兮兮地说:“真的好冷啊…感觉我的脚已经失去知觉了。”

周一围说:“现在知道难受了,走路的时候怎么不知道小心点呢。那么陡的楼梯踩滑了,没骨折都得说是万幸。”

说起来这个小孩儿就开始委屈了:“它那个颜色太有迷惑性了,我一眼看花就踩滑了,怎么会有这么反人类的设计啊!”

“那走路怎么不好好看路呢,你看,我就没摔。”周一围把尹正裹成了一个巨大的团子,但整个脚还是要露出来,小孩儿被冻得难受得不行,看得出泪花儿在眼底打转。周一围安慰他:“快了,医生说只用敷半个小时,现在还剩二十分钟。”

“还剩二十分钟!”小孩儿眼见就要崩溃了:“我觉得我最多只能支撑二十秒。”

 

tbc。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