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酒。

没人夸就会死。

【周尹】 心之所向 (七)

假装日更7/100.

毛毛得夸,得大力夸。夸他,他才开心。



 

 

最终周一围还是按着尹正把那三十分钟敷满了,才把他扶回寝室。医生说最好不要让受伤的脚踝承力,要不是他们俩都觉得有点别扭,周一围都想把他直接抱回寝室去。

原本下午的计划当然泡汤了,小孩儿心里有点愧疚,在路上一直跟他道歉。他一边觉得自家小孩儿真是有礼貌,一边又难过于小孩儿跟他还是十分见外,他心说一句对不起需要翻来覆去说那么多遍吗,哪怕是由你来念,它也不会开出花来的。

 

 

尹正的寝室里不出人意料地一个人都没有,毕竟周六,大家都喜欢出去玩。周一围把人按到床上躺好,说:“你在这等会儿,我帮你把书拿回来。”

小孩儿乖乖点头,他这时候把自己裹进被子里,只露出脑袋来,头发毛茸茸的,点头的时候就显得乖巧极了,像个小奶猫。周一围觉得自己的心真是软得不能再软了,只想亲亲这个乖巧可爱的小孩儿。

他回去咖啡店,一来一回就是将近四十分钟,回来小孩儿躺在床上昏昏欲睡的,一听见他的脚步声眼睛都亮了,腾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他赶忙给按下去:“你还是躺好,等明天再说爬起来的事儿吧。”

小孩儿委屈巴巴的,看来刚才是等的无聊了:“还要躺一天,我自己的话也太难熬了,一围哥,你陪陪我嘛。”

他一撒娇周一围就没辙,左右也是周末,他脑海里迅速过了一遍,也没捞出来什么必须要做的事情,这样纵容一下小孩儿也无妨。就把带来的一堆书和笔记在书桌上摆好,拿了个板凳坐在尹正旁边。

小孩儿眼睛亮闪闪地看着他忙活了一圈,他一坐下,小孩儿就往他这边翻了个身说:“一围哥,你真好,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你啦。”

周一围说:“你好好地把你的脚腕养好就行了,不指望你报答。”转念又一想,补了一句说:“你要真想谢我的话,过两天你脚养好之后教我跳舞吧。”

小孩儿满口答应:“当然可以!一围哥你放心吧!哪怕你是钢筋,我也能把你掰成柳条儿!”

周一围心想你不用教我跳舞,已经把我掰得比柳条儿还弯了,再弯就成弹簧了。

 

 

他们瞎聊了一会儿,聊着聊着说到尹正在学的专业上,尹正说:“我还分辨不出教的有多好多坏,总之感觉来到这里学会了很多,其实我觉得我挺笨的,学什么都超级慢,到现在还没唱的很好。”

他说什么周一围就信什么,还觉得这是个后进生小可怜,就说:“来唱两句我听听。”

周一围自己父母就是干艺术的,虽然两个人都不是歌唱家,但毕竟接触的多,连带周一围对这些方面也有些了解。小孩儿依言开嗓唱歌,听了没两句他就纳闷儿,心说这都不算唱得好,老师的要求也是太高了吧。

在他听来,小孩儿的唱法虽然说不上成熟,但也算是初具雏形,嗓音可以说是非常漂亮,气息控制也不错。他反正是挑不出什么错来。小孩儿唱完一首就停下来,期待地等他点评。

他说:“我不是学这个专业的,也听出来你唱的很好了,各方面都算得上可以。对自己要求高是好事儿,如果特别想进步,不如找个老师问问,老师给出的意见可能更中肯。”

小孩儿鼓了鼓脸颊,好像对他的回答很不满意的样子。他摸着脑袋想了半天,觉得自己从措辞到整体意思都很完美,有点搞不懂小孩儿的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了。

 

 

小孩儿给他唱完歌之后就兴致缺缺,没一会儿就眼睛一闭睡了过去。他过去把有点儿凌乱的被子给掖得好好的,又站在床边端详了一会小孩儿露出的脸庞。这时候窗外的阳光已经有点儿西斜的意思,照得室内一片朦胧的暖色。他的小孩儿白嫩的脸颊上浮出浅淡的红,酣睡的样子天真又无辜。

他俯下身去,想要偷得一个吻。将落在唇上时又犹豫了,只是用自己的唇瓣轻轻摩挲过小孩儿的额头。他奔波一日,嘴唇干燥粗糙,翘起皮来。小孩儿皮肤娇嫩,被亲吻的时候似乎被刺痛了,眉毛细细地蹙起来。他的心又被什么东西给刺中了,有点痛,又感觉浑身麻痹。

 

 

凡夫俗子的爱欲将他淹没了。他不知所措地站在一片倾泻而下的红色阳光中,觉得自己退无可退,避无可避。自他心中而生的藤蔓要将他缠进去,要让他作茧自缚,不得脱身。

 

 

他才偷得一个吻。

 

他出去给小孩儿买了一份晚饭,回来的时候寝室里已经不再安静如初。尹正外出的舍友都回来了,但小孩儿还在睡着,只是翻了个身,半个脑袋陷到枕头里,头发散下来,挡住了半边脸颊。

他不好多看也不好多留,就把饭留下,叮嘱小孩儿的舍友一定盯着他不要让他贸然下床,小孩儿的舍友当然满口答应,周一围虽然怎么想怎么不放心,却还是自己走了。不光因为没有理由留下,他满脑子乱七八糟的东西,也需要自己静一下,理一理。



tbc。

评论(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