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酒。

没人夸就会死。

【周尹】 心之所向 (八)

啊,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8/100。


 

 

第二天早晨他去的时候,寝室又空了。小孩儿艰难地单脚给他开了门,受伤的脚踝已经被纱布包住了,看不清情况如何。

他把顺手买的早餐放在桌上,把小孩儿拎了放在床上,说:“别乱动了,先把早饭吃完再说。”

小孩儿顶着一头乱糟糟的毛,好像睡蒙了还没缓过来,呆呆地说:“我不饿。”

周一围说:“都这点儿了还不饿,洗漱了吗?”

“洗完了,刚刚舍友给我端水洗的。”小孩儿伸手去拨早餐的袋子:“你买了什么呀,我今天想吃小笼包。”

“就是小笼包,你说过喜欢吃的那家。”周一围说。心里还补了一句,我排老长队给你买的呢。

小孩儿总算有了点精神,捏出个小笼包来吃,他吃东西一定要大口大口地塞进去,再一点点咀嚼,脸颊鼓鼓的,昨天周一围觉得像仓鼠,今天就觉得像松鼠,都是毛茸茸又可爱,一把可以攥在手心里的。

一个吃完,小孩儿才开口说话:“一围哥你吃早饭了吗?要不要过来一起吃点。”

“我吃过了。”周一围心里有事儿,早晨起得早,早饭自然吃得也早:“再说了,我就买了这一点儿,我吃了你可就不够吃了。”

小孩脸颊鼓鼓:“我哪有那么能吃。”

周一围忍不住显出点笑意来:“好,你没那么能吃。千万别为了证明自己吃的少故意把包子剩下啊,买这一点儿我可排了半天队呢。”

 

 

但东西还是剩下了。尹正有点儿恹恹的,吃得也少了。吃完就往床上一歪,完全提不起劲的样子。周一围说:“你躺好,别碰到脚了。”

尹正不愿意动,就软着嗓子撒娇:“不想动,我头痛。”

“怎么又头痛了。”周一围伸手去试他额头的温度,触手一片温凉。小孩儿用脸颊蹭他手心:“好像是有点睡得太多了,就有点难受。”

周一围顺势捏了捏手里的软肉,又滑又软,有恰好的温度,和他想象中一模一样。小孩儿含糊着声音说:“别捏脸,万一捏肿了多不好。”

周一围说:“哪那么容易肿。”不但没放手,还捏住扯了扯。

尹正捂着脸瞪他,眼睛睁得溜圆,可爱得不行,根本没有狠劲儿透出来。周一围心说你可别这样了,再这样我就要忍不住亲你了。但当尹正得寸进尺地凑过来凶他的时候,他还是向后退了退,不敢接近,妥妥的有贼心没贼胆儿。

 

 

闹了一会儿,周一围把尹正脚上的绷带拆开了来看。状况已经没有昨天那么惨烈了,只是皮肉还是病态地鼓高,显出瘀伤一般的暗红色。触摸时尹正猛地一缩,还是疼的。医生说要到二十四小时后再敷一层药,现在满打满算离那时候也不过二十小时。周一围就从自己包里掏出冰袋来,准备给小孩儿再冰敷一下。

他拆冰袋的时候小孩儿脸色已经变了,可怜兮兮地哀求他:“能不能不要再这样了,真的超难受,你看,这可是冬天呢,太冷了……”

周一围冷酷无情:“室内挺暖和的,你忍一忍,本来说昨天还该再弄一次,我估计你舍友也没给你弄,今天不敷不行了。”

尹正屈服了。因为周一围说:“你要是不好好处理,脚腕可能会留下后遗症,以后你跳舞都不好跳了。”

他乖乖伸出脚来,手还不老实,去拽周一围的衣角。周一围早就发现这小孩儿跟有多动症似的,自己安安静静坐着的时候很少,总要有点儿小动作。他倒是不反感,还觉得挺可爱的,也就任他去了。

 

 

这个周末把两个人折腾得都够呛。但在宿舍里也算是把重点之类的都搞完了。尹正请了一周病假,当时说一周内最好不要下地行走,他们上课又挺麻烦,索性请了假在宿舍待着。周一围放心不下,每天来照顾他,和他的舍友混熟了,才知道自家小孩儿根本不是什么后进生小可怜,专业课算得上出挑了。

他终于窥出一点自家小孩儿自卑的端倪,但他仍不明白这些特质存在的因由。就这样他才恍然发现,自己离“尹正”这个人其实很远。他们之间的交集,于他自己来说,是惊雷乍响,如鸿蒙初辟,但其实也就是几天,几个时辰,几次不痛不痒的邀约,不远不近的交谈。

他对这个人称不上了解,心中托起的影子,不过是几片幻想筑出的梦境,比彩云易散,比琉璃薄脆,只需要几句话、几个转念,就会散乱破碎,无踪可寻。

 

 

尹正的脚伤还没好全,元旦晚会已经开始筹备了。他们社团按惯例是要上台表演,院级和校级的都得去。只是他脚腕使不上力,不能参与。社团里的人都不忍心他自己孤零零坐冷板凳,一合计就改了改节目,让他坐在旁边唱歌。

周一围说:“到时候给你安排凳子吗?要是站着你这脚可不行啊。”

尹正趴在桌子上,精神还是不很好的样子,他前几天感冒了,到现在还没恢复过来,带着鼻音说:“就坐在旁边我唱歌他们跳舞,要是站着不跳多尴尬啊。”

周一围说:“那就好。”

这是影片鉴赏本学期的最后一节课,老师在讲台上划重点,尹正不考试,不需要听。周一围觉得没必要,就有一搭没一搭地跟着翻书画几笔。他脑子里其实是乱的,什么都还没捋清,但就这样要失去和小孩儿的一切交集,他又觉得不甘心。

他明白自己是喜欢小孩儿的,但这种喜欢太浮浅太无端,让他不敢放纵自己沉溺,怕自己只不过爱了一场梦境。

梦境里的故事,哪怕再过浓烈,也不过是虚浮的泡影。


tbc。

评论(7)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