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酒。

没人夸就会死。

【周尹】 学习

就叫这个名吧。接一下昨天写的剧情,匆匆忙忙喂蕉太一口!大家新年快乐!

明天开车。今天先刹一下。



那一夜后,刘川觉出了十足十的郁闷,也倒不是觉得自己被强迫是多烦闷的事情,毕竟那夜他也算是半推半拒,且如果当真算起来,还是他占了便宜。他只是对小万说:“不经用,器大活烂,有待改进。”耿耿于怀。

那一夜他因为让小万十分不满意,又弄脏了小万的枕头,后半夜被踹到床底下睡了。早晨醒来他身上多了一层毯子,毯子里裹着一个人。小万睡相不好,前几天跟他去住,就次次睡得七扭八歪,这次两个人一个床上一个床下,这都能睡到他怀里,他也是服了。

小万虽然行为蛮横,但确实是皮娇肉嫩的,这样摔下来,果然摔得胳膊上一大片淤青。刘川把人捞到床上,感觉自己像拎了一只贪睡的猫。他坐在床边,一边盯着人家的脸看,一遍悼念自己逝去的贞操,觉得自己真的为卧底行动付出了太多,但是到现在其实还是毫无进展,唯一感受到和这个组织挂边儿的,就是身上刚被小万揍出来的伤,到现在还在隐隐作痛。

 

他仔细观察了那么多天,还和小万套上了近乎,其实没发现这个组织到底有什么违法犯罪的地方,他跟着小万看过的店都是光明正大开门做生意的正经地方,虽然有些气氛不堪入目的酒吧,但却没有什么私底下肮脏的交易。

也有可能是小万级别太低接触不到这些事情吧。他想,毕竟这应该还是个失足大学生,进入组织也没多久,又能知道点什么呢。他总在社会版新闻上看到这类小孩儿,进来之后就做一些底层工作,刷刷盘子洗洗碗,端个酒倒个水什么的,最多跟着收收保护费,那些比较重要的地下交易,需要交给更值得信任的人。

但是他连小万收保护费都没见过,用小万的话说,他们是上中班的,上早班和晚班的成员才负责收保护费。他听完第一时间觉得是胡扯,但观察了一下,好像那些人真是三班轮换的,当下把这个消息传回了警局。

警局也觉得是在胡扯,刘川都服了,说:“我们这么久了连他们组织形式什么都没摸清,我感觉是要完。”

警局方面的负责人说:“这不是我们搞不清,是他们在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方式,他们的夜店之类的就是只有晚上开门,肯定不可能是三班倒的,你说的应该是他们另外一种行动方式。”

刘川瞬间觉得自己的卧底也是有意义的,至少还摸清了一点点情况。

个屁啊。

 

刘川进入这个组织的切入点在一个酒吧。气氛群魔乱舞,人是三教九流都有。接应刘川的是个彪形大汉,看起来有点有碍观瞻。那人殷切地握住刘川的手说:“这里升迁看长相,我是没希望了,你还能竞争一下小头目。”

他当时心想又不是出去卖,为什么还要看长相,后来才知道这是老大的个人喜好,顿时对这个叫威廉的老大印象又跌了一层。接下来他被彪形大汉带去见这里的小头目,回来在吧台点了一杯酒,就看到了小万。

那时候小万头发还短,向后梳起,露出光洁的额头。眼神里带着凶狠又带着落寞,像是来酒吧买醉的失意少年。刘川坐在他旁边了,看着他像喝水一样喝酒,忍不住上前去劝:“有什么想不开喝那么多酒,酒喝多了真的容易长不高的。”

他没注意到旁边酒保露出“你死定了”的眼神,自己觉得是在拯救失足少年的身高。失足少年显然是喝多了,一双朦胧醉眼扫了过来,看到他的脸不知想到了谁,突然咬牙切齿,一拳打了过来,正中他的眼眶。

刘川一下被打懵了。正顶着一只不对称的熊猫眼不知所措,打了他的人就凑了过来,在他胸大肌上哭了一场。

 

等到这人哭够了,他四处问了一圈,没人认领。刚毕业的傻孩子读不出空气里的诡异气氛,还挺心疼这个孤零零的小孩儿,就直接把人带回了家。从此和小万建立了非常难以言喻的塑料兄弟情谊。

他一直坚信两个人之间是纯洁美好的兄弟情谊,直到他这位小兄弟睡了他。

睡了就算了,还嫌弃他。

 

他一点都不在意自己被嫌弃了。一点都不。

才怪。

 

他这边耿耿于怀,小万却是云淡风轻的,全当无事发生过,早晨还指示他去买对街那家的馄饨,要大份三鲜的,撒一层香菜,热乎乎地送上楼来,端到餐桌前。

他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毛病,端着馄饨上楼时还想着一会儿一定要把它泼到小万脸上,等到坐在餐桌前面,他又要拿着勺子劝:“早晨没食欲也多吃一点,不然长不高的。”

还给人喂到嘴边。

还是说回他不会读空气这点儿上来,他一说身高小万就翻白眼儿,他愣是看不见,硬生生拿着勺子往人家嘴边杵,被人硬邦邦推开:“我是长不了个了,还是你吃,说不定吃完能持久一点,不然这样可找不到女朋友。”

说着那双漂亮眼睛就往他下身扫了好几眼,他满面涨红,举着勺子伸也不是,收也不是,僵了好大会儿。

小万说完就走了,背影端得潇洒,被光线描出的金边几乎晃瞎了刘川的眼。刘川愤愤然吃掉了自己排半天队买来的馄饨,发现这还真的挺好吃的。

 

从那之后他们几天没见面,倒不是小万冷落他,而是他自己自觉回避,他有种非要练好技术不然没脸面见小万的感觉,什么方面的技术大家也都懂。这时候他的较真儿也是不知该算是好还是不好了。

他闭门苦修好几天,跟一群人要了一堆小黄书小黄片儿自己钻研。人家问起他就说:“工作需要。”可不是嘛,这明显是个色情淫秽组织,下线人员小万都沉迷上床,他也得摸清路数才能更好地打入内部。

他这样说了两天,警局负责人就和他联络,说:“川儿啊,看片儿不是什么错,但咱能不能不打着警局名义来看啊?上面都来人查了,咱就收敛一点吧。”

川儿心里委屈:“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我这是了解敌人呢,你们不能阻止我更好地完成任务啊。”

警方负责人服了,说:“行行行,你愿怎样就怎样,就是咱收敛点,不要声张行吗。”

刘川委委屈屈答应了,心里还觉得自己真是委曲求全,牺牲了很多。

 

他觉得自己准备好了,才去和阔别好几天的小万见面。小万说:“你几天都找不到影子,该算是旷工的。”他说:“我不是旷工,我去学习了。”

小万一双眼又往他下身瞟,问:“学这里怎么用?”

刘川还是害羞,梗着脖子不说话,意思就是默认了。小万的手就摸了上来,一边摸一边说:“那让我试试你的学习成果呗?刘川同学。”


评论(11)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