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酒。

没人夸就会死。

【炎尘收官产出|19:00】情丝绕-上

非常短小,没有写完,估计三天完结。

炎尘两人要短暂离开我们啦!但是在异世界他们一定都he了。

期待下一季!

 

萧炎早就听说过药尘的名字,在他进入迦南学院之前,药老和他的星陨阁就已经扬名天下了。对于他来说,这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人。在童年的想象中,药尘应该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爷爷,被大家尊敬爱戴着。但是见了面他才知道自己错的离谱,药尘还留着一头乌亮的长发,眼睛里像是有星星掉了进去,面容竟然丝毫不显苍老,反而仍然像一个清凌凌的少年。只不过周身气度仙风道骨,虽然总是笑,却带着疏离的意思。那年是他十岁的生日,药尘从秘境游历归来,之前萧战向他求购丹药,这一次终于凑齐了药材,准备来到萧家进行炼制。萧炎合他的眼缘,药尘允许他围观,当时的他还什么都看不懂,但是那个人看起来白皙细弱的手,却催动了几乎万灵的火焰,让他第一次感到了这样直观的震撼。

  等到他炼药术再精进一点,终于有了跟随药尘学习的资格,但是也不过是远远的看上几眼。站在讲台上的药尘更加冷漠疏离,他的严格在学院里也是有名的,大家都对他又爱又怕,但是萧炎却总觉得他在每一方面都是好的,哪怕是严厉的训斥,也自然有自己的道理。他在台下,只恨自己不能再离他更近一点,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药尘当然听说过他的名字,甚至多年前那一面他还记得,第一次萧炎去请教他问题,他看着萧炎的眼睛思考了一会,说:“你是古文心的小孩吧?叫萧炎对不对?我记得你,你很有灵气,现在能问出这样的问题,也确实很有天赋,要不要做我的学生?”

  萧炎觉得一口热血从心头涌上来,几乎没有犹豫就回答了他:“我愿意!”

  药尘满意地笑了,萧炎呆呆地看着他,感觉自己好像看到了从天上走下来的仙子。不一会他觉出自己的目光过于冒犯,只能局促地看向木质的地面,心头有万般滋味翻滚,却不知道这样的情绪从何处出现。他一直是天之骄子,除了变强没有别的想法,但是现在才觉出了空虚。他的欲望重新生长,在一个异常扭曲的维度生根发芽。他有些不知所措。

  药尘确实是一个优秀的老师,他在任何方面都尽职尽责。无论是斗技、修炼方法,还是关于炼药的知识,他都毫不犹豫地倾囊相授。萧炎的进境本来就快,现在就像是开了挂一样,连和他亲近的萧薰儿都开始惊讶了。他坦言是药尘的功劳,熏儿勉强认同了,还在反复询问他:“你真的没有吃什么透支潜力的药吗?这样后患无穷,你一定不要尝试啊!”

  萧炎已经不知道怎么解释了:“我的老师是大陆第一的炼药师,他不会让我这么做的。”

  药尘听到萧薰儿这些话,一笑置之:“她是太喜欢你了,关心则乱,你不要和小女孩子这么计较啊。”

  萧炎越来越觉得不是滋味儿,问他:“那老师你喜欢我么?”

  药尘好像是被他问住了,愣了一下,说:“我当然喜欢你啊,你可是我的宝贝徒弟,我不喜欢你喜欢谁。”

  “那要我不是你的徒弟呢?”萧炎又问。他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答案,药尘回答说:“如果你不是我的徒弟,但是你又这么可爱又聪明,我可能还是会挺喜欢你的。不要再想要是我们不认识那怎么样了,要是我们不认识,你就是一个普通人,我可不会给一个普通人眼神。”

  萧炎腼腆一笑,说:“可是我这么好看,哪怕不认识,你也会多看我几眼吧。”

  药尘啐他一口,说:“不好好炼药想什么有的没的,是不是想受罚了?”

  萧炎于是举手投降,去完成自己的作业去了。

  他炼药越来越得心应手,那些复杂的丹方对于他来说却像是驾轻就熟一般,一般不需要几次尝试就能够成功。他的能力也在以一个匪夷所思的速度进步着。连见多识广的药尘也啧啧称奇。他一再警告说:“你可不许吃药修炼,如果你敢这样,我就把你逐出师门。”

  萧炎觉得一定有什么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秘密,就隐藏在他的精神里。他向药尘提出了自己的疑虑,但是无论是通过丹药还是药尘用自己的精神力进行扫描,从来没有发现什么端倪。药尘这时候反过来安慰他说,你不过是天赋异禀。

  

tbc。

评论(6)

热度(38)

  1. JustWe!咸鱼酒。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炎尘产出小分队
    第三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