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酒。

没人夸就会死。

【百日郑楚-day39】 捕风-1

正常世界au,很普通的普通世界设定。

文风诡异,视角奇特,叙述混乱,严重ooc。

作者没有任何心理学知识,全部在瞎bb,一个字都不要信。

 

 

捕风。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郑吒已经懒得去算这是自己和楚轩认识的第多少个年头,时间的过度堆叠会让记忆显出病态的连贯,中间缺失填补,实际无迹可寻。当然他又知道,一切推算出的弊病,全部只存在于他这个凡夫俗子身上,至于楚轩,则是处变不惊、运筹帷幄的代名词。从十多年亲密无间相处的经历看来,他有资格相信,楚轩在任何时候都有计划及成定的章程,不仅记忆是梳理平顺的网状脉络,连感情的发展也会被标记好每一个变量,在合适条件的催化下,向楚轩所规划的方向生长。

他第一次意识到楚轩在智力和操纵人心方面的巨大才能时,他们只才八岁。无论以何定义,两人都在“年幼”这个形容词的裹挟之下,郑吒只是一个平平无奇、正在正常发育的儿童,而楚轩已经因为天生情感缺失遭遇了两次抛弃,几度辗转之后住进了与郑家只有一墙之隔的公寓,和他一同生活的是他名义上的养母,也是一名狂热的慈善行业工作者。至于她收养楚轩的动机,自然不言而喻。

楚轩并未因为自身天生的缺陷而产生自卑的心理倾向,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他或许根本无从感知自卑这种微妙的情绪。郑吒则与他恰好相反,自幼就在同理心上比别人多出几分,由此感受到的剧烈的情感震荡使他的回忆一度充满斑斓的色彩。他后来知道,这种色彩绚丽滋味浓厚的体验,正是楚轩一直缺失并极度渴望得到的。在他们两个第一次礼节性地互相拥抱之后,彼此互相给养、深度契合的种种特质,已经为两人之后生命的种种纠缠定下了无从更改的总基调。

所以八岁的楚轩设计让自己与同学发生冲突,并在冲突中伪装弱势、引导家长与老师的思考走上歧路,从而得以跨越两个楼层坐到郑吒的身边,虽然根本上说这只不过是他对自己超人能力的小小实验,但实际上所有行动的根由和结果的导向,都能够说明郑吒在他心中即使不是至关重要,也至少印象鲜明。

在那之后,在楚轩的特意引导和两人感情实质发展之后,他们互为绑定的关系得到了彼此和身边其他人的一致认同。在这过程中楚轩表现出的情感外露,使他的养母沾沾自喜,轻率地将这种行为视作情感缺失被治愈的征兆,并将全部功劳归在自己身上。但楚轩对外界的回应依旧寥寥,郑吒有时候去握他的手指,无论冬夏都像是在握一把碎冰,寒意透过肤表扎得他一个激灵,心中偶尔也生出无法言明的刺痛。

他知道楚轩的手是捂不热的。当时他并不能完全理解近在咫尺和远在天边的概念,却模模糊糊有这样的认知。楚轩好像永远是抽离在人世之外,以常人难懂的角度参与并看到这个世界。他们近得生活都缠绕在一起,一同上学下课,越过阡陌街巷,尝过酸甜苦辣,有时睡觉都是抵足而眠。但又远得各自在天涯海角,彼此之间隔着海峡天堑,互相读不透看不懂。郑吒在学校是不折不扣的风云人物,振臂一呼云集响应,身边伙伴来来去去,但他们比之楚轩都毫无相似之处。时年尚幼的郑吒常常会惊觉惶恐,会误以为离别近在咫尺,自远方来的楚轩终究要向远方去。

但他们平安无事地共同度过了小学的时光,楚轩的情感缺失仿佛已经不药自愈,待人接物已然与常人无异。在初中时代两人依旧坐在一处,语文老师调侃他们“如胶似漆”。楚轩照旧心态平稳八方不动,郑吒也早就习惯了这类言语,只自顾自从书包里掏出郑母准备的苹果,捡出最红的那个递给了楚轩。

当时楚轩的养母事业蒸蒸日上,声名噪于一时,创立慈善基金、参与各大公益联盟,颇有三过家门不入的风范。楚轩就此被托付给郑家,她只负责将协定的金额汇到郑父的账户中,偶尔寄来某地特产吃食和各类生活用具,将本来不小的公寓塞得满满当当。

初时楚轩尚且自己住在冷冰冰的公寓里,郑母颇觉不忍,就让郑吒过去陪他,一来二去,楚轩糊里糊涂地被郑吒拐到了自己房间,从而开始了他们长达十年的同居生涯。无论双方是否心甘情愿并做好相应的准备,两个人生活的轨迹从此越缠越深,最终并作一处。

 

tbc。

评论(11)

热度(22)

  1. 百日郑楚主页号咸鱼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