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酒。

没人夸就会死。

【百日郑楚-day40】 捕风-2

正常世界au,很普通的普通世界设定。


文风诡异,视角奇特,叙述混乱,严重ooc。


作者没有任何心理学知识,全部在瞎bb,一个字都不要信。

 

 

 

自从住在一起开始,郑吒就包揽了楚轩身边的一切琐事。年岁渐长,他学会了不去深究楚轩的心思,但常年相处之下,他早就摸清了楚轩的行为习惯及禁忌偏好,深知以这人的脾性,自己只会维持最低限度下的生存所需,至于满足欲望、提升生活质量,那是远在天边的痴心妄想。

楚轩对口腹之欲并不在意,但却明显偏好色彩鲜艳的果蔬甜点,郑家的餐桌上因此时不时出现鲜明亮丽口感却不甚了了的蔬菜沙拉,以及郑母避之不及的各类糖果点心。郑吒对两者都敬谢不敏,却常年扒着白饭看着楚轩不紧不慢地将颜色各异的食物放进口中缓缓咀嚼,经常就这样不知不觉吃下半碗米饭,被郑母用筷子敲得手背啪啪响,唤他回神收心,桌上楚轩不爱吃的肉类及颜色不鲜明的蔬菜还等他下箸。

后来他们学会反锁房门拉上窗帘在卧室里接吻,楚轩的嘴唇颜色淡薄,尝起来却像樱花一样带着蜜的甜味。情窦初开的两人被炽烈的爱欲烧昏了头脑,却也只懂将对方按在怀里亲吻,这时两人的心跳声都振聋发聩,郑吒捉住楚轩冰凉的手指按在自己的心口,滚烫的爱意让楚轩自幼平缓的心跳急如乱鼓,血液在血管的每一条支脉涌动不息。郑吒从小就常常揣到兜里的冰冷手指因此泛出热度,那是被深重情感暖化的千里冰封。

那时他们十六岁,已经跌跌撞撞地共同走过了与常人相比波澜壮阔的初中岁月。楚轩不凡的才能初露头角,就轻而易举地在各个他能接触到的比赛中攀折桂枝。郑吒总是会将楚轩的壮举告诉郑母,家中于是展开一次小型的庆祝,楚轩可以破例多吃一块蛋糕。这个习惯一直沿袭到他们两人的生活中,郑吒永远有感知惊喜的能力,楚轩平静无澜的生活因他潮起波涌,心潮涨退之间,总会留下待人捡拾的斑斓贝壳。

十四岁的时候,楚轩开始接触绘画,并且因为糖分摄入过多导致了蛀牙。在被严令禁止接触甜食的几个月里,他完成了基础的素描技法学习,并迅速地开始摸索水彩画的画法。凡夫俗子郑吒对绘画一窍不通,却会在深夜里偷偷翻出楚轩的练习本一页页观摩。他只觉得好看,满纸都凝着近于瑰丽的色彩,星光月光下万物朦胧,楚轩早就沉沉睡去,头发柔顺地落在枕上。

他不好意思说自己干了这样的事情,只能偷偷向同学炫耀。楚轩对他这种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第二天吃掉了两人份的苹果。这直接导致楚轩摄入的糖分超过了阈值,已经显露痊愈征兆的牙痛卷土重来。当天下午,疼得眼泛泪花的楚轩被郑吒半拖半拽地请了假,去医院进行了他一直抗拒的修补治疗。

本月第三次造访牙医之后,楚轩戴上了平光眼镜。这是一个他自己都无从解释的行为,藉由薄薄的玻璃镜片,任何人的注视都会经过一层过滤折射,那些他未曾有过也无从体验的微妙情绪,被更深地隔绝在了他自身的世界之外。当年长的楚轩回头逆推这段不甚如意的少年时光时,当日未曾注目的更多因素被考虑在内,于是他知道,那时的自己其实是在害怕。

情感缺失并不是无从疗愈的绝症,而楚轩也并不具有生理上的缺陷。当时的郑家共同营造了极为温暖的氛围,郑吒又以实际生活中的种种行为施加了正确的引导。在误打误撞构成的天时地利中,楚轩的病症出现了未被察觉的转机。但当隔绝情感的桎梏稍稍松动,各类激烈的体验接踵而来,他开始无意识地退避逃缩,平光眼镜即是其中较为明显的一个表征。

然而郑家的每位成员都并未对他的这种行为产生任何质疑,楚轩的殊异有目共睹,他们早在某种程度上见怪不怪了。只有郑吒偶尔提出过异议,也不过是闲时去拨弄眼镜平平无奇的黑色边框,抱怨这无伤大雅的饰品让楚轩看起来更像一个书呆子了。

 

 

十五岁时他们经历了中考,这个阶段性的测验对楚轩来说只不过一个不值一提的小小地标,他为这个测试留下的记忆份额,甚至比不上任何一晚与郑吒共同度过的复习时光。在楚轩种种引导教育之下,郑吒经历了惨无人道的初三生活,最终成功逆袭,赢得了继续坐在学霸楚轩身边的资格。

就在这一年,楚轩开始系统地研究关于人性的种种变化。在此之前他作出的所有的决定,虽然会考虑到这方面的因素,却不过基于自身的洞察和趋利避害的本能。藉由大部头书籍解释的理论,他开始深入的剖析自己和身边所有。当他用知识的刀锋对准自己时,不消几日,就从自己异于常人的体验之中,剖出了“情感缺失”的罪名。

当楚轩将自己剖分成各异的组织,把一切病原和失常洞察分明,他与常人就有了愈发清晰的泾渭。当日他失手打碎了郑吒送来的果盘,缤纷的色块散落一地。被玻璃碎片划破手指的时候,他忽然明白过来,自己对于鲜明色彩的偏好,不过是对其他体验缺失的一种补偿。

照例是郑吒为他用酒精清洁了手指,再用创可贴遮住了那个小小的伤口。整个过程中他并未感到多少疼痛,却从郑吒紧蹙的眉峰之间读到了过分厚重的苦楚。他们从小一同长大,郑吒总喜欢同伙伴们摸爬滚打,受过的伤数不胜数。面对那些偶然而至的创伤,郑吒偶尔会有隐忍的表情,却向来是不以为意的。两种态度的悬殊,让楚轩隐约察觉到一点难以言明的情愫,它正在隐秘地扎根生长,却还没有确定的方向。

评论

热度(19)

  1. 百日郑楚主页号咸鱼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