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酒。

没人夸就会死。

【百日郑楚-day41】 捕风-3

警告见前文。

 

 

 

用完全基于知识的立场剖析生命,人的一切不过是物质的堆积,最隐秘的感情出自最精密的激素分泌,在体液的流动之下,心跳加快、反应迟滞、欲望勃发,不过是高级的条件反射,所有被歌颂的品质、被传唱的感情,经过极度精密的分析之后,也只是一张白纸就能记录的数据。

楚轩一度以这样的视角解读世界,一切的一切都是罗列的数字,万物失去了形体。这对他来说百害而无一利,他开始寡言,停止绘画,对除却知识之外的一切东西兴趣寥寥。他明白自己正在偏离正常的生活轨道,却无意继续伪装。

而当转移视角、寻求原因,这一切同郑吒的恋爱不无关系。度过高中时代第一个春节之后,楼下的漂亮姑娘向郑吒告白了。基于初始的好感以及其他诸如外表和成绩之类的因素,郑吒接受表白,两人迅速地确立了男女朋友关系,并有了一些相当亲密的行为。

楚轩和郑吒的关系因此疏远,原本弥合无间的生活产生了裂隙。失去了无微不至的照顾,楚轩的生活产生了些许的错位。在之前从未有过的独行时间里,他开始思考郑吒行为的本质和原由,并以此为基点,建立了以数字为认知标准的整套认识体系。他将自己和郑吒也划归到简单的数字之中,为自己铸造了另一重心理壁垒,借此来逃避可能受到的情感创伤,实际是得不偿失的行为。

在楚轩狭窄的社交圈中,并没有人能担任心灵导师的职位,让他在歧途之中幡然醒悟,并且就此回头及时止损。郑吒第一个发现了异常,是因为楚轩放弃了继续学习绘画,本来涂满精妙颜色的练习本被各种复杂的数据占据,他本来应该去和楚轩来一次正常的促膝长谈,但他自从开始恋爱之后不由自主地开始逃避同楚轩的交流沟通,他也不好意思暴露自己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偷拿楚轩练习本的事实,本来可以在萌芽阶段掐灭的不良趋势就这样茁壮生长,最终两人自食苦果。

在十六岁那年漫长的暑假之中,楚轩孤独地往返于郑家和图书馆,郑吒却在伙伴的簇拥下四处疯玩。多了一个女朋友并未影响他四处玩乐的兴致,反而因此增添了不少的娱乐项目。在喧嚣与冷清的对比之下,他和楚轩之间的裂隙越来越大。每日他们同起同归,却早已失去从前令人惊羡的默契,楚轩收回了曾经寄托在郑吒身上的所有依赖,完全独立并且高效率地处理好了自己生活的所需。

当郑吒发觉两人的生活早已不是从前步调,这一切仿佛都成为定局。他如长梦初醒,在一个楚轩拒绝他准备的甜点径自离开餐桌的中午发觉了隔亘在他们之间的巨大隔阂。这时已是夏末,白昼长得没有尽头,可郑吒只能在灯光中寻觅楚轩的影子。他在深夜试图找到那个承载众多的练习本,却一无所获。

庞大且汹涌的空虚在一瞬间淹没了他。当时月光如潮,悄无声息地漫过楚轩的脸颊。他屏住呼吸,在眼睛眨到第三下的时候,忍不住伸手摸了摸楚轩柔软的鬓发。他的心脏跳得前所未有的激烈,在轻手轻脚地躺回床上之后,仍然没有恢复惯常的频率。

楚轩对这个夜晚一无所知。他的生物钟一如所有习惯一样缜密且准确,每日入睡和醒来都有确定的时间点,并不因为假期或其他因素而改变。这就是郑吒选择在深夜东翻西找的原因,只要音量控制在一定范围内,楚轩绝不会忽然醒来。这也是来到郑家之后养成的习惯,之前的楚轩警觉眠浅,些微声响就足够他惊醒。是郑吒给了他足够的安全感,使他不必时刻紧绷精神畏惧下一次的抛弃。

 

无论如何,楚轩早就不是会被乖乖扔掉的小可怜了。虽然仍然处于认知的矛盾之中,在极度的理性和感性之间挣扎徘徊,但他仍然没有放弃对心理学的学习。他通过种种条件推演人情绪和心理的变化,从而洞悉所谓“灵魂”的本质。在精确直接的生物科学与玄妙莫测的心理学的博弈之间,楚轩终于摒绝了纯粹数字的认知法则,却陷入了一个无从逃脱的思维误区。

他认为自己能够通过改变种种预设的条件操纵人思维的导向,从而引导人的情绪,塑造人的情感。因此他试图通过这种途径,将自己置于普通人的情感环境中,从而体验常人的情感模式,治愈困扰他多年的情感缺失。

在不知名的情感变量的干扰之下,他选择了郑吒作为这场实验的主要条件,并将“爱情”定作了体验的第一种情感。尽管他为自己找了无数诸如“爱情是文学著作的首要命题”等冠冕堂皇的理由,当多年之后回头再望,这一切不过是因为他被重重枷锁封锢的内心深处有了情窦初开的根芽,滋养它的雨露不外乎“郑吒”两字。

那个练习本被重新铺满了鲜亮的颜色,翻过一页页罗列的数字之后,第一张是郑吒坐在窗前的半个身影,脸颊的轮廓略显锋利,映着一大片淡紫色的星空。入画的人自己不能相信,但右下角被作者自己标注了“郑吒和星星”,一笔一划认真得让人心脏柔软。此后郑吒常常在画中看见自己,于是这几寸方圆的一张张画纸,再也不曾成为他炫耀的谈资。

郑吒偷看画册的频率越来越高,与此同时,他和他女朋友的感情也越来越疏淡。少年时代的喜欢大多没有长性,被时光稀释之后就开始枯涩无味,令人厌烦。他将注意力重新倾注在楚轩身上,恢复了照顾楚轩的习惯。两人黏在一起的时间一日长过一日,楚轩也对他放下了曾经高举的心理防线,允许他在某种程度上侵入自己的生活,并表露出与往常无异的依赖。

暑假过后,他的女朋友终于忍无可忍地提出了分手,两人维持了半年的恋爱关系就此结束。

 

-tbc-

评论

热度(17)

  1. 百日郑楚主页号咸鱼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