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酒。

没人夸就会死。

【百日郑楚-day42】 捕风-4

文风崩坏,短小难吃。

警告见前文。

 

 

郑吒并没有因此低迷消沉,甚至感觉如释重负。年少的他虽然有过了这样一段经历,却并未懂得什么是爱情。幸好他并没有这方面的求知欲,虽然同楚轩一同生活了多年,但丝毫没有培养出追根究底的习惯。这为楚轩的计划实施提供了诸多助益。

在郑吒失恋的前两周,他获得了来自楚轩的全方面关怀。这让他受宠若惊,并且第一次认清了自己在楚轩心中的重要地位。当然,在此之前他也有模糊的感应,但楚轩向来疏淡内敛,从不外露,这让他的感觉始终找不到依凭。

在这让郑吒感觉不真实的两周之后,楚轩开始频繁外出。各种各样的竞赛总会挑个时间扎堆出现,从复赛到决赛又有漫长的过程,一来一去秋去冬来,在某个深夜郑吒摸出那个很久没有新作的练习本,就着灯光翻到最末之后,这一年的第一场雪不期而至了。

他们的房间里有很大的窗户,打开之后北风裹挟着细雪吹乱了窗帷,布料的起落间,郑吒忽然觉得寂寞。数年的同居生活使他无法习惯独自一人的夜晚,横生的思念如同海藻般缠绕包裹着他,让他想起在遥远的沿海城市参加某项比赛的楚轩,甚少伤春悲秋的他因此开始设想海风吹拂的气息。

所以当他拨通电话,预备说出我想你了的时候,脱口而出却是:“来年夏天我们去海边吧。”

楚轩的应承因为漫长的距离而变得扭曲游离,那天晚上郑吒第一次梦见了长大后的他们,梦的情景由冬至春,终于在夏天他们共同走过淡金色的沙滩,于礁石的阴影处接吻。楚轩的眼睛在阳光下是动人的琥珀色,光影寥落着纷披在他们肩头。

 

楚轩在一个清晨带着满身的荣誉回到了B市,郑吒被派来接机。这次行程因为种种原因长达半月,有挑食毛病的楚轩独自在外,不免瘦了半圈。郑吒用大衣裹着他上了计程车,用手一点一点丈量他的骨节,觉出一点伶仃的可怜。

楚轩永远不会知道自己在郑吒心中曾被喻作一只可怜的猫咪,在家中趾高气昂,出门在外就弱小可怜又无助,捕不到自己喜欢吃的鱼所以日渐消瘦,有锋利的爪牙,但不会主动用自己尖锐的一面致人伤亡。

事实证明,他认定的楚轩,只有挑食一条符合原主的特质。当然,即使当时的楚轩知晓他不切实际的幻想,也只会分析猫在当前文化环境中代表的是怎样的意象,最后得出郑吒或许对他抱有情欲方面想法的结论,从而贴近郑吒当时的心境,也能够为两个人坎坷的情路稍微扫去一点障碍了。

但楚轩也算不到这些。他能够预料到在他特意的疏远下郑吒产生的心理变化,不过惯常作为赌徒推算最大结果的他在面对郑吒时总是不由自主地稳妥为上,所以他将郑吒的心悸情动都算作微末的好感,并开始测算接下来如何创造更多的情境,让好感累积并且发酵质变,产生爱情。

 

第一个表现是,郑吒在当天中午做出的色彩鲜艳至极的小点心,被楚轩一口一个地吃完了。随后楚轩对这盘只有颜色看得过去的食物进行了激烈的抨击:“糖太少油太多发酵过度,造型丑并且火候太过,郑吒,你不该做超出你能力之外的事情。”

郑吒目瞪口呆的同时虚心请教:“那你为什么吃完了?”

楚轩说:“因为是你做的。”

郑吒捂着心口开始怀疑自己耳朵的时候,楚轩回头补刀:“当然,你不要再做了。”

 

第二个表现是,他要求同郑吒分床睡觉。理由无非就是觉得郑吒年纪也不算小,需要自己的私人空间了。郑吒严词拒绝了他,我们这马上都十七八了,要有这方面的困扰早就有了,现在才提出这个问题是不是有点可疑,你最近是有什么情况了吗。

这件事之后,郑吒和楚轩来了一次深入灵魂的促膝长谈。主要是郑吒在问,楚轩状似乖巧地回答。郑吒盘问了楚轩出门考试时所有的经历,排除了无知楚轩被人引诱的可能,又和楚轩剖析自己老父亲一般的心理,说生怕楚轩出门在外被心怀不轨的人拐走了或者跑丢了,生活无法自理的可怜的小楚轩在这种情况下又该怎么独自生存呢。

楚轩一条条地反驳他,同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他只是把郑吒当作普通的同龄人看待,从来没有了解过郑吒心里还有这么乱七八糟的弯弯绕绕。无所不能的小叮当也迷茫了一下,心想我想和人谈恋爱啊,不想玩亲子游戏。

 

tbc。

评论

热度(13)

  1. 百日郑楚主页号咸鱼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