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酒。

没人夸就会死。

【百日郑楚-day43】 捕风-5

文风剧烈变化。

警告见前文。

 

 

 

哪怕是被楚轩认定为驽钝的郑吒,也在楚轩的种种行为中察觉到了反常的气息。然而楚轩的其他行为又是如此的合乎情理,挑食时的神色依旧理直气壮,这就让他排除了“楚轩被魂穿”这个无厘头的猜测,转而又去考虑起了其他可能。

在数学老师絮絮的讲解声中,郑吒全无睡意地陷入了沉思。他在纸上列下自己想到的所有可能,并且打算去之前他常逛的论坛发帖求助,主题他都想好了——“孩子在青春期忽然开始做出反常举动是因为什么”,他的思绪一路跑偏到网友评论上,之后恍恍惚惚地被楚轩敲了脑壳。

数学老师已经收拾起课本准备走人,这是下课了。楚轩把条理清晰的笔记本推过来,说:“按照你的思维模式整理出的笔记,学习它完全在你的能力之内。”

临近期末考试了,这是楚轩常做的事情,他惯常不听课,因为“通过授课这种途径获得知识的效率过于低下”,但却会在考试之前将本学期涉及到的所有知识点整理成便于理解的笔记交给郑吒,并且提供深夜的复习指导,以保证郑吒的成绩处于本校的高级梯队。

诚然作弊是更为省时省力的选择,但这从不在楚轩的考虑范围内。他对自己和郑吒的生活都有长时间的规划,就此对郑吒提出了相应的需求。从始至终他需要郑吒站在与他相同的位置上,而不是做一个凡事依赖的废物。当然,郑吒也从未提出过作弊的设想,哪怕每次的夜间复习都让他头昏脑涨,他也愿意守着台灯等待楚轩的讲解。

 

郑吒接过笔记翻了两页,就兴趣缺缺地将本子放在一边,把楚轩的手揣到自己兜里捂着。他们教室里有暖气,但是热度不够足,楚轩在室内还披着一层厚外套,手却总还是凉的,郑吒抱怨说你这手怎么老像是冰块一样,也不多加件衣服。楚轩不回应他这说了一百遍的话,自顾自地把手指缩进他的手心,汲取那一点暖意。

手才暖热了,楚轩就开始伸手去翻郑吒的书包。秋冬季节的水果种类比春夏要稍多一些,体恤楚轩在冬天多支出的一些热量消耗,郑母还准许他每天吃几颗糖果,或者一块小蛋糕。这些东西就塞在郑吒的书包里,鼓鼓的一大团。

郑吒把他的手又揣回兜里,说:“你多暖一会儿,想吃什么我拿给你。”

楚轩从不跟他客气,指认了一块草莓口味一块蓝莓口味的水果糖,又让郑吒给他剥橘子皮。水果糖被揭开糖纸,楚轩一低头就从郑吒手心叼走了糖块,含含糊糊地催促着郑吒再快些,马上就上课了。

橘子是楚轩在水果店里亲手挑选的,不保证好吃,但绝对好看,亮橙色的外皮像打了蜡一样闪闪发光。郑吒一边把橘子瓣上的白络都一一挑去,一边说:“你刚吃过糖,橘子能吃出什么味道来,而且这橘子看起来就不好吃。”

楚轩才不管他的碎碎念,只是心满意足地吃着被送到嘴边的橘子,眼睛都稍稍眯了起来。

他们从未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已经稍微越过了属于朋友的界限,到达了一个在传统观念上悖德的区域。无人愿意叨扰他们自成圆满的生活,在郑吒无知无觉的时候,他已经被划归到以楚轩为圆心的小小圈子里。这个圈子只有两个人,却圆满自洽、互相补足。他们自顾自地生活,从不在意流言蜚语——当然,那些琐碎的言谈从来不入楚轩的耳,而郑吒高超的号召能力,也能让这些不当的言辞消失在他的面前。

 

在楚轩回到B市之后的第二周,一场流感席卷了校园。身体比较弱的楚轩被重点看顾,郑吒竟然用“感冒发烧会损伤楚轩珍贵的大脑”这种无厘头的理由为楚轩请了假,在叮嘱楚轩一定不能出门之后自己背着减少了一半库存的书包独自踏上了上学的路。

按照定律,疏于防备的郑吒中招了。他开始不停地打喷嚏,并在夜里开始发烧。如果不是他从床上掉下来惊醒了打地铺的楚轩,他的脑子可能就真的要烧坏了。令人意外的是,被砸醒的楚轩完美地处理了滚烫的郑吒,完成了一次零失误的喂药操作,如果不是郑吒执意抓着他的手,他处理得要更完美一些——可能郑吒的睡衣就不会被药水染脏了。

流感的可恨之处在于它的反复,虚弱的状态整整折磨了郑吒一个周。他吃药、挂水,保持几个小时的清醒后又被卷土重来的热度带入昏沉,又睡不安稳,于是开始频繁做梦。他梦见自己和楚轩经历冒险,又梦见两个人争执后滚作一团,甚至梦到自己单方面殴打楚轩——这让他立即清醒了过来,后背上满是冷汗。坐在书桌旁的楚轩投过来一个略带惊讶的眼神,他不自觉地避开,心想梦里的自己真是好大的胆子,这是一点都不怕死啊。

 

具有病人身份的郑吒受到了楚轩无微不至的照顾。当然,“无微不至”是基于楚轩标准的,也只是让郑吒饿了有的吃渴了有的喝,三餐定时按顿吃药罢了,至于什么营养什么荤素搭配是根本没有的事儿。郑父郑母这几日正好有事外出,郑吒几乎变成了只兔子,早中午晚被色彩鲜亮的水果蔬菜包围,幸好楚轩还记得要摄入碳水保证大脑运转的效率,不然郑吒真要以为自己会死于饥饿了。

病愈之后的郑吒开始学习做饭。郑父郑母的工作开始越来越忙,不再能妥善安排两人的三餐,指望楚轩只能获得苹果拌甘蓝加西红柿和红心火龙果。他被楚轩剧烈抨击的厨艺出现了长足的进步,至少色香味里有了香和味两样,色还在努力锻炼。

楚轩强烈禁止他使用食用色素,说有害物质会杀伤脑细胞。颜色不好看的事物做出来他又不乐意吃。郑吒脑汁都快耗尽了,又想到自己梦里的楚轩,梦里的楚轩从来不会提这种乱七八糟的要求,也不太说刻薄话,总是乖乖地让他亲吻。

他知道自己的梦糟糕得不行,另一位主角总是被他这样那样,早就超出了正常的范畴。他认真思考自己是不是缺一个女朋友了,但是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交了女朋友并且疏远楚轩非常的不划算。

评论

热度(15)

  1. 百日郑楚主页号咸鱼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