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酒。

没人夸就会死。

[峰宇] 同类 〔二〕

装作自己已经两更。
肝不动了,别打我。
今天我家事儿多,我白天没能碰电脑,晚上写了三千多字已经到极限惹qaq
ooc,ooc,ooc
重说三。
请勿联系真人。



名字起好了,就什么都好办了。
猫祖宗马天宇同志总算是好长一段时间都没闹妖,吃吃睡睡每天都过得无忧无虑,对李易峰也日渐亲近起来。
于是李易峰在某天被噩梦惊醒的时候,在枕边看到了花色驳杂的毛团。
不是马天宇还是谁。
李易峰惊魂未定地把猫咪抱进怀里揉了揉压了压惊,马天宇迷迷糊糊抬头看他一眼,蹭了蹭他手心,又在他怀里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恐怖感瞬间就烟消云散了,李易峰给猫咪顺了会儿毛,把它放回枕边,一会儿就重新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猫果然不见了。
李易峰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
所以说猫咪果然都是死傲娇么。

从那之后,李易峰每次从噩梦中惊醒,都能看见枕边睡着那个毛团,柔软而温暖地依偎着他的脸颊,那种温度分明来自不同的物种,来自一只什么都不懂的猫咪,可他还是不由自主地安下心来,那种挥之不去的压抑和恐怖感也顷刻消散。

他经常做噩梦,梦里空旷的荒原,鲜血迸出,嘶吼如惊雷般炸响在耳畔,他走在荒原上,不知道自己走向哪儿,也不知道自己是谁。
噩梦如跗骨之蛆,已经伴随他多年。

又一次从噩梦中惊醒的李易峰看了看身旁的马天宇,忽然想起要给猫咪添置点儿玩具,他的猫控朋友给他推荐了几款玩具,拍着胸口打包票说您家猫大爷绝对喜欢,他太忙给忘了,深夜忽然又想了起来。
想起来就不能不做,他弄了个备忘录把这项事务记录了下来,把马天宇揽进怀里又沉沉入睡。
小猫在他怀里挣了挣,挑了个舒服姿势也睡了。

清晨李易峰在猫咪的嘶吼中醒来,他惊慌地爬起来,发现自己梦里好像一个动作把猫咪一脚踹了下去,猫大爷扑上来对着他的脸噼里啪啦扇了一顿,他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猫大爷最近的攻击越来越猝不及防,李易峰无力招架,只能连连溃败,求饶猫大爷也听不懂,噼里啪啦还是扇。

李易峰就这么顶着一脸猫抓出来的抓痕去上班了。
他整个上午都瘫着张脸全身上下气场全开,就差脸上写上“别烦老子”了。可他那猫控朋友从来不放弃嘲笑任何一个和他一样的猫奴,一整个上午就在他身边指着他脸上的抓痕笑得跟傻逼似的。
他默默承受着屈辱,心想你个傻逼要不是老子等你下班跟我一起买猫玩具我非得现在弄死你不可。

抱着猫玩具回家的李易峰收到马天宇疑惑的眼神x1,大概意思是人类都这么抖m么。
不知道为什么读懂了猫咪想说什么的李易峰一口气没上来。
他指着猫咪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又收获猫咪鄙视的眼神x1,大概意思是原来人类都这么傻逼啊。
李易峰:“……”
他决定掐掉马天宇这两天的小鱼干。

tbc。

评论(5)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