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酒。

没人夸就会死。

[峰宇] 恋声癖 〔八〕

其实我想打end。
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
因为还有好多甜甜甜想写♡
今晚我写的脑袋都快爆炸了。
明天继续甜甜甜。
ooc,ooc,ooc。
重说三。
请勿联系真人。

对面沉寂了很久很久。
隔着这么远的距离,李易峰根本无法揣测马天宇到底在想什么,也不知道自己鼓起勇气的告白是成功还是失败了。他有一瞬间还是后悔自己的冲动和莽撞的,可是这些话他确实想说,虽然忐忑,却不必后悔。
确实忐忑。
哪怕他创立的公司第一次签约订单的时候,他都没有这样忐忑。哪怕他曾经功败垂成一无所有,他也不曾这样慌乱。
马天宇,马天宇,马天宇。
他反复在心底念着这个名字,唇齿之间都厮磨出了温度。

只有这个名字,只有这个人,只有这个声音,才能给他带来这样的悸动。
他想起自己曾经看过的一句话。
九天十地,碧落黄泉,唯此一人而已。
唯此一人而已。

在李易峰等到差不多已经判定自己失败整个人都失落下去的时候,马天宇终于回复了他。
那个让他心心念念的人说:“土豪先生,告白这种事情,还是当面做比较好吧。”

两天后。
李易峰站在b市的街头,被无情的寒风扫了一脸,单薄的风衣下摆在风中猎猎作响。
差不多已经入冬了,李易峰所在的c市并不算冷,他就这么到了b市,助理小姐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提醒他多带衣服,他一下飞机就被呼啸而来的冷风吹得一个哆嗦,没带助理没带任何随行人员,李总裁只能打出租。
可他妈谁知道b市的出租那么难找!
李易峰都快哭了,他在寒风里站了半天都没找到任何一辆车,给马天宇打电话也没有得到回应,估计这人出门又把手机忘家了,李易峰只能在寒风里苦苦的等待,助理小姐打电话赔礼道歉说忘了b市比c市冷并建议自家老板就近找个商场去买御寒衣物。
李易峰:“……”
他感觉自己好像被嘲讽了智商,然而他却无法反驳。

挂掉助理小姐的电话,李易峰拎着个公文包就去商场旁边的商场买东西,上上下下逛了一圈,草草买了几件衣服保证自己不会被冻死,他就去给马天宇买零食了,扫荡了好大一包,全都是马天宇曾经提过想要吃的东西。
他觉得追马天宇真的不用太多东西,带他吃就够了。

他听完马天宇说的那句话就感觉自己快疯了,不知道说什么好,全世界都是炸起的烟花,他想现在就飞到马天宇身边,抱着他说我爱你请和我在一起,又想准备很多很多很多的东西,想弄出来最好是全世界都钦羡的那种宏大的告白场面,想让马天宇记住他也记住,哪怕以后白发苍苍的时候还能提及,心里还都是泛开的甜蜜。
他不知道马天宇会喜欢哪一种,他少见的踟蹰,纠结了很久还是打算先到了b市再说,他反正不能让马天宇过来吧……

结完账抱着一堆零食的李总带着大包小包在商场门口打车,这次倒是没让他等很久,可是刚刚拦下一辆出租,他转头就看见马天宇的身影,就在离他不到一百米的地方。
只是一个模糊的背影,李易峰也不能确定,一闪神那个人就进了一家珠宝店,看不见了。
他打量了一脸风尘仆仆一点都不威风凛凛的自己,觉得还是先去自己订好的酒店里收拾一下自己比较好。

收拾完已经是下午五点了,天际尽头已经泛起霞光,冬天的白昼总是要短一些,李易峰手里提着零食,确认了小纸条上马天宇的住址,伸手拦下了出租。
半路上他还下车给马天宇买了一捧花,玫瑰,红色,鲜艳热烈,像一簇燃烧在冬日的火焰,李易峰翻来覆去地看着那束花,觉得自己的心情也仿佛燃烧起来,又像即将绽裂的烟花。
他真的等了太久了。
一路走来,无论多少荆棘困苦,也算是走到了尽头。

他功成名就,家财万贯,却在这个时候,才感觉自己的人生可能即将抵达顶点。

他在暮色之中敲开了马天宇的家门,在对方有点儿惊讶的目光中把手里的玫瑰递给人。然后毫不犹豫得将人抱进怀里,零食被他扔在了地上,他手臂箍紧,花瓣在他们胸前被挤压,炽烈的火焰纷纷坠落。
李易峰在马天宇的耳畔说:“我喜欢你。”
“那么,马天宇先生,你是否要接受我的告白呢?”

他视线所及的地方,马天宇的耳朵慢慢变红,仿佛在挣扎什么,李易峰等了很久很久,才听到马天宇说:“好啊。”

全世界都是炸开的烟花,没有盛大的场面,没有动人的誓言,没有任何见证的人,只有他们彼此,在暮色四合的时刻紧紧拥抱,说着简单的话,仿佛缔结了交托一生的誓约。

李易峰把马天宇抱得更紧。
总有一个人,让你觉得全世界都黯然失色,让你一路走来,只有他的身侧才是你最终的终点,让你觉得只有站在他身边才是完满,如果必须交换,你能用一切换他在你身边。

你会遇见那个人。
就像他们彼此相遇,彼此拥抱,再也不愿意松开。

tbc。

评论(8)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