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酒。

没人夸就会死。

[峰宇] 恋声癖 〔十〕

下一更估计在一个小时后。
流水账。

ooc,ooc,ooc。
重说三。
请勿联系真人。





第二天早晨的李易峰是被食物的香气勾醒的。
他迷迷糊糊睁开眼,还以为刚刚六七点钟不过初晨,却瞄见桌子上的闹钟,刻度已经走到九点半,马天宇拧开门走了进来,哗的一声把窗帘扯开,明晃晃的大片阳光落在李易峰脸上,他忍不住伸手去挡。
透过指缝他看见马天宇的白眼儿,一个不够还来俩。
马天宇把手里的衣服摔到李易峰脸上:“都这会儿了还不起床,我觉得你迟早得破产。我的衣服你凑合着穿吧,我翻了翻你带的东西,发现你好像没带换洗的衣服。”
“媳妇儿真贴心!”李易峰扔了手里的衣服扑上去抱住了马天宇,吧唧在人脸上亲了一口,满意地看着马天宇脸颊上泛起红色。
“李易峰,我开始考虑把你扫地出门了,你自己去睡大马路吧。”马天宇按着李易峰的脸把他推回床上掀起来被子把这个人裹得严严实实,一点儿都不想看见他的样子。

李易峰自己从被子里挣出来,看着自家媳妇儿走出门,自己也慌慌张张套上衣服追了出去,被马天宇一脚踹回来:“去洗漱!”
卫生间里果然也准备好了新的毛巾和牙刷牙膏,李易峰心满意足地洗漱完然后心满意足地吃完了马天宇准备的早餐,臭不要脸地索取了一个告别吻之后他被马天宇一脚踹出了家门,掸了掸裤子上的鞋印,李总裁带着恋爱的愉悦去处理公务了。

出门之后李总裁才想起来自己和人约的是下午见面,看看表离十二点也只差一个半小时了,他就去花店挑了半天的花,和店员姑娘聊了聊附近的美食又求助万能的百度,最终抱着满怀的花和甜食回到了马天宇的公寓。
他真的想把全世界的花都送给这个人,把所有自己能网罗到的美好都送给这个人,最好把自己的余生都送给这个人,连带着未来过去都给他,什么都给他。

一大束粉色玫瑰,被马天宇抱在怀里,露出的脸颊白皙精致,李易峰忍不住凑过去亲了一口,故意发出“啵”的声音,马天宇再次翻了个白眼儿,索性不理他,径自把花束找了个地方摆好,又拿了搁在一旁的甜食吃。
才吃了一口,他就回过头来有点惊讶地看了李易峰一眼:“你跑了那么远?”
“不远不远。”李易峰也捏了块儿饼干吃,不过他的注意力一点儿都没分给嘴里嚼着的甜食,他眼神跟钉子似的钉在马天宇吃着小蛋糕时反复翕张的嘴唇,感觉自己干渴极了。
刚才马天宇好像对他说了什么,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他盯着马天宇的嘴唇,特别想咬一口,马天宇刚刚吃完一个小蛋糕,在他面前挥了挥手:“李贵妃?土豪先生?你咋了?回个神呗?”
话没说完就被李易峰堵住了。
还在懵逼的马天宇没有多少防备,被李易峰亲了个透彻,两个人唇齿间都还是甜点的甜味,彼此融在一起,马天宇回过神来,竟然也没想推开这个人,反而回应着这个亲吻,两个人不知不觉地抱到了一起,松开的时候两个人都气喘吁吁,下身的反应谁都瞒不了谁。

“你准备怎么办?”李易峰挑眉看过去,马天宇还没喘匀气儿,因为刚刚的亲吻和情动,脸颊上带着酒醉一般的红色,李易峰一边问着一边忍不住又亲上去,舌尖撩过柔软的唇瓣和编贝般的齿列,缠住了马天宇的舌尖,这一次的亲吻比上次还要迅疾,带了更加浓厚的情欲的味道。
亲着亲着马天宇就被李易峰压倒在了沙发上,李易峰的手还不老实地往马天宇毛衣里钻,幸好他的手算不上凉,伸进去马天宇也没有多少抵触,应该说一时之间还没有反应过来,任着李易峰把他的毛衣掀起来,露出白皙的腰腹,裤子的皮带也被解开,李易峰甚至还握住了他的性器反复撸动,快感的刺激终于让马二爷回过神来,拨开李易峰作乱的手之后他曲起膝盖向上顶去,李易峰猝不及防被攻击了肚子,一声痛呼,却还是不愿意从马天宇身上滚下去,抱紧了不愿意撒手。

“白日宣淫啊,李易峰你还要不要脸!”马天宇挣了挣还是挣不开,索性抱住李易峰向下滚,两个人一起掉在地上,李易峰的胳膊还在茶几上磕了一下,疼得他呲牙咧嘴:“媳妇儿你这是谋杀亲夫!”
“你是谁家亲夫?别说我的,我不认识你。”
两个人在地上又滚了一圈,茶几都被他们推移位了,马天宇才终于挣脱了这个怀抱,站起来就给了李易峰一脚:“别在地上装死了,再装死我打你了。”
“…………你已经打了。”

李总裁第二次吃肉失败,反被吊打,真是可怜。

折腾了一会儿俩人的反应也都下去了,马天宇看见甜食就想起刚才两个人没羞没臊的亲吻,索性不看,扭过头去问李易峰:“中午吃什么?”
他刚刚那点儿气性早就没了,这会儿看见李易峰胳膊上刚刚撞出来的淤痕还有点心疼,伸腿勾出茶几下的抽屉,翻了一会儿翻出瓶红花油,扯了李易峰的胳膊就往上揉。
“我们出去吃吧。嘶……媳妇儿你轻点。”
“不揉开你明天还疼,这点常识都没有,土豪先生你还是破产吧。”马天宇又送给李易峰一个小白眼儿,李易峰忍不住凑过去吧唧了一口他的脸颊:“媳妇儿你怎么翻白眼儿都这么可爱呢。”
“那是当然,我怎么样都好看。”
“是是是你好看你好看你全家都好看。”
“我怎么听这话有点儿不对劲呢?”
“错觉。”

tbc。

评论(7)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