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酒。

没人夸就会死。

[峰宇] 恋声癖 〔十一〕

一小段的二爷视角。
ooc,ooc,ooc。
重说三。
请勿联系真人。


十一

跟马天宇黏黏糊糊折腾到下午两点,直到必须出门去谈合同了,李易峰才磨磨蹭蹭地出了门,那个样子恶心得马天宇咣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差点拍到李易峰脸上。
李易峰一走,整个房间都空旷下来了,除去他自己的声音,别的什么都听不见。
这儿隔音挺好的,录歌很方便,这是他选择这间房子的重要因素。可还是太静了,有时候会有点儿不习惯。
马天宇少有的讨厌起现在四处的静谧,刚刚李易峰和他这么吵闹,现在忽然静下来,有种落差过大的不真实感。
所以还是因为李易峰。

马天宇第一次记得这个人是因为那个音乐网站上飙升的鲜花数,他的小粉丝在群里调侃说我们二爷也有土豪包养辣,他一时好奇就去和那个人说了几句,他并不在意那些鲜花什么的玩意儿,想到这个人为自己投了那么多钱,一时好奇,就跑去跟人说了几句话。
说加微信发红包他也就加了,倒是真没想到能发展到现在的地步。

中午的那个亲吻,想起来还让他脸颊发红。

倒也不是他纯情……好吧他从来没有和男人接过吻,和女孩子也是很久很久之前了……他对别人好像没有过太多超过友情的感情,在这方面他觉得自己确实是冷淡极了。
也算是第一次吧,这样的亲吻,确实容易让人沉浸,情欲轻易地就被挑起,失去控制,就像他对李易峰的感情。

从刚一开始的生疏到后来慢慢熟稔,第一次去c市的时候他不是没感觉李易峰对他的态度有点不一般的暧昧,可是他并不在意这些,他对这种感情向来是迟钝的,只能感受到李易峰努力释放的善意……他觉得这个土豪先生真是很棒的人。

后来又忙了一段时间,回去就听说有人披露关于自己的过去,说不生气不难过是不可能的,可是又听别人说李易峰是怎样殚精竭虑帮忙把这件事压下去,怎样不想让他知道不想让他伤心难过,那个时候心里微微一动。
那也许是心动,也许并不是,可看到李易峰对他说“我喜欢你”的时候,他沉默许久,感觉心脏越跳越快,最终到达峰值,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蔓延全身,犹如战栗一般。

多年以来,他再次知道什么叫心动。
像是跋涉漫长时光的一场寻找,你在尽头看到那个人,没有什么预兆,忽然就明白,自己找到了。
就这么找到了,来不及防备或者抗拒,那个节点一旦触发,顷刻沉沦,不能脱逃。

他给自己多加了一床薄被,又把空调的温度调高了一点,窝在床上沉沉睡去。


出门之前李易峰获得了公寓的钥匙x1,因为马天宇说自己一会儿午睡可能睡得久一点,万一他回来的时候打不开门那就糟糕了。
这种事情李易峰当然不会拒绝,他很开心地把钥匙放进口袋,顺便还亲了马天宇一口。

和自家媳妇儿亲近这种事情,完全无法拒绝,只想要更多,更多更多,简直像皮肤饥渴症,想拥抱,想触及,每分每秒,不想放开。
真是痴汉。
李总裁骂自己一句,让司机停在花店旁边,下车又买了一束。

到了公寓抱着花打开门,李易峰忽然察觉出不对,他没有听见任何声音,马天宇没有出来迎接他,也没有说话。
这并不科学,李易峰把手中的花放在茶几上,四处看了看,发现马天宇的卧室门是虚掩的,推开一看,马天宇裹着被子在睡觉,两只手臂裸露出来,嘴唇微微张开,凑近能听见小小的呼吸声。
睡得还真够久的。
李易峰低头亲吻了马天宇的唇角,一触即分的一个吻,却甜的仿佛酿进了蜜。

盯着熟睡的马天宇看了会,李易峰小心翼翼地走了出去,天色已晚,快到吃晚饭的时候了,他想了想叫了份外卖,他倒是挺想也给马天宇做顿饭,可是他自己实在厨艺不佳,全靠自己雇的厨子养活,厨子告假就只能靠外卖。
以后如果把媳妇儿抱回家就可以省掉雇厨子的钱了。然而让媳妇儿顿顿做饭自己好像又舍不得。
两者相较,当然媳妇儿比较重要。

挂完外卖电话之后的李易峰陷入沉思。
告白告完了,亲也亲过了,摸勉勉强强也摸过,手早就牵过了,可啥时候才能全垒打啊。每天都特别想吃掉媳妇儿但是媳妇儿不给吃怎么办!
李易峰自动脑内了一万字的论坛体,觉得自己好像被某些迷妹给带的有点儿奇怪了。
媳妇儿会不会嫌弃啊。
每天都在苦恼的李总裁今天也在苦恼着。

tbc。

评论(6)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