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酒。

没人夸就会死。

[峰宇] 恋声癖 [十三]

依然久违的更新。

估计双更,同类和二十一天也会更。

ooc,ooc,ooc。

请勿联系真人。


十三

 

李易峰愣了很久很久,也许有一个世纪那么久了。

他听见自己说:“当然接受。”

可是意识仿佛缥缈虚无。他少见的茫然无措,他想抱抱眼前这个人,又怕唐突,明明已经是足够亲密的关系了,他还是害怕唐突,他想自己也许是疯了,也许眼前这个人也疯了,这个时候全世界都是疯狂的,他的余光能够看见屏幕上疯狂闪动的文字,一排排的刷下去,也许是祝福也许是鄙夷,可他都顾不上。

最终他还是忍不住把马天宇抱进怀里,他撑起身子,用一种近乎于包含的姿势,把马天宇抱进怀里,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就只是拥抱。

仿佛就已经说尽了千言万语。

 

为了这个人他已经欣喜了这么多次了,从开始到现在,每次狂喜,都仿佛用尽了生命里积攒的力气,每次鼓起勇气,也总让他狂喜。

这个名字,这个名字,这个名字。

从听到的第一个瞬间开始,到现在,涓涓滴滴,全部都刻进他心底。

 

遇见就是莫大幸运,我该多么受上天眷顾,才能与你相许。

 

情话都含进唇齿之间,不必说出口。情意知晓即可,不必过分袒露。他们只需要一个拥抱,就能知道彼此相契的生命该怎样交融,他们脑子里都是不清不楚的浆糊,即将沸腾,所以更加不清明,只能知道对方在自己的怀里,拥抱就能抵达。

曾经的距离在拥抱里融化殆尽。

 

他们的理智重新回笼的时候,公屏上只剩下一片片的祝福,刷下去又浮上来,李易峰悄悄握住马天宇的手,他们十指相扣,一起看那些言辞真挚的祝福,有的优美有的平实,在屏幕上缓缓上浮,一行一行,一列一列。

此时他们的眼前仿佛就是整个世界,没有预想中的鄙夷冰冷,只有一片的温暖安然。

 

李易峰第二天就离开了b市,临走的时候马天宇送给他小小的项链,细细的银链,中间缀着苍蓝色的水滴。

那是一枚月长石,李易峰曾经见到的那个身影真的就是马天宇,兜兜转转,惊鸿一面,他曾经暗中揣测过的东西,最后变成颈间冰冷又温暖的饰物,藏在厚重的衣物和温暖的胸膛之间,像一颗不停跳动的心脏,满载一片难以化开的深情。

 

离开的时候他回头看,就是一片空茫,落下去升上来,云海天岚,阳光和风,眼前手心,看着看着就觉得自己好像太矫情,什么都想,想得千头万绪,也就是那一个人,什么都是他,什么都不是他,因为永不及他清澈如溪,又饶美如画。

 

回到c市之后李易峰开始考虑出柜事宜,既然马天宇并不在意他人眼光,他也就没了许多顾虑,一切是以媳妇儿的感受为先的,想到这个他就给马天宇发了信息,这几天他事儿不多,办公室也就非常清净,没有公务的时候助理小姐也不太喜欢踏足他的办公室,其他人更不喜欢来,他就抱着手机窝在沙发里,一句一句跟马天宇调情。

媳妇儿亲亲抱抱举高高都是轻的,黄暴的李总裁已经被马先生屏蔽了好几次了,每次他都可怜兮兮地打电话过去求饶,服软保证打滚撒娇,被马天宇嫌弃了一回又一回。

他跟马天宇说:“如果我有钱就好了,我有钱就把腾讯买下来,然后把屏蔽这个设定弄掉,看你还怎么屏蔽我。”

马天宇:“……你就想想吧。”

“我会让它变成现实的!”

“白眼.jpg”

“媳妇儿不相信我吗!”

“我觉得有生之年我是看不到那一天了。”

……省略李总裁哭唧唧撒娇卖萌打滚犯蠢若干字。

 

“说真的,媳妇儿你真的不愿意到c市来吗?”

李总裁咬着嘴唇敲下来这行字,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严肃起来了,又悲伤又严肃的那种。

“……怎么又问这个问题?”

“因为我特别想和你一起生活啊,你难道不想吗?”

 

李总裁把字敲出来又删掉,觉得自己真是……任重道远。

 

tbc。

评论(5)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