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酒。

没人夸就会死。

[峰宇] 二十一天 (二)

推荐bgm young and beautiful,我是听着这首歌写的这个故事。

ooc,请勿联系真人。

不要猜测剧情,智障患者的脑洞毕竟与众不同。



 

 

他们赶在最后的余晖褪去之前找到了一个可以勉强容身的山洞,里面留着一些生物曾经栖息的痕迹,然而已经十分薄弱古旧,栖息于此的生物早就离开了这个山洞,后来又不知为何这儿再也没有新的客人入住,倒是便宜了他们。

山远林深,李易峰不敢生火,他们靠着岩壁坐下来,山风带着寒气一遍遍呼啸,马天宇抱着膝盖蜷成小小的一团,下巴放在手臂上,夜里的微光映在他的眼睛里,像星辰又像露珠。

两个人静默许久,彼此都没有睡意,紧绷的神经仿佛已经失去了感受困倦的功能,李易峰数次闭上眼睛想要入睡,却还是没有成功。

“在看什么?”

李易峰还是忍不住打破了静寂,马天宇受惊似的看向他,盯着他看了好大会儿才反应过来,说:“看外面。”

“看外面?”李易峰感觉自己更清醒了,他借着夜晚的微光打量马天宇的侧脸,那些精致柔软的线条被夜色浸得神秘幽暗,有种难以描述的距离感。

他们距离本身就很远,士兵和天才科学家,所能有的交集,也就是搜救时的那一点,两个毫不相关的生命的轨迹骤然翻转,彼此相交之后急速分开,根本来不及发生别的什么,也许只有一些模棱两可的交谈。

他还不能断定自己今后的际遇,却清楚的知晓,无论是被俘虏还是回归本营,这个近在咫尺的人,都会重新回到云端或者坠入地狱,离他仍旧有千里万里那么远。

马天宇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将目光重新移回山洞外漫长的夜色,转而问了李易峰一个问题:“你又怎么确定我没有骗你呢?那棵树上的果子也许是没毒的。”

李易峰觉得这个问题有点莫名其妙,却还是回答了:“我相信你。”

虽然在他所知道的有毒植物中并不包括那种与树莓极度相似甚至很有可能就是树莓的植物,可他愿意相信这个人。

马天宇又沉沉地看了他一眼,神色晦涩不明。“那确实是树莓,树莓的变种,它的基因链条产生了细微的变化,由此原本美味的水果生出剧毒,如果你吃下它,你绝对走不出这座大山。”

“我……我们正在研究这种畸变产生的原因,它是除去战争武器研制之外的最大的课题,我们目前还不能确定这种畸变发生的范围,如果遍及所有植物,那么人类必死无疑。”

他像是和李易峰在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战争和生死存亡,到底有什么联系呢?亡国灭种的真正意义,究竟是种族的界限被暴力打破,还是生命消亡殆尽?这真是一个伟大的课题。”

 

李易峰当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的问题,他好像也并不期待得到回答。于是刚刚升起的声音又沉沉地寂静下去,风过山林,木叶尽脱,干枯的叶子簌簌地响着,除此之外山林寂静如死,只有偶尔的虫鸣冲破沉默,却又迅速消逝。

 

一夜就这样过去。

从沉眠之中醒来的李易峰打了个哆嗦,他迅速低头检查自己的武器,他睡得太深太沉,一觉醒来马天宇已经不见踪影,将弹匣填进枪中,一夜好眠给他带来充沛的体力,却也犯了大忌。

他提着枪正准备去找马天宇,就看见那个人用白大褂兜了一怀的果子过来,红色青色,看起来缤纷鲜甜。

他下意识低头看表,七点十八分,距离他遇见这个人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四个小时,他仍然没有任何手段能够联系己方的军队,通讯设备全部都在厮杀中损毁,他只能勉强追踪着那个定位仪的信号,然而那个定位仪早就不知道被那只兔子给带到哪儿去了。

“吃吧。”马天宇将果子抱进山洞里,摊开的时候缤纷的颜色四处乱滚,李易峰帮着收拢,马天宇抬头看他,神色如昨日般天真:“我全部都确认过,没有任何畸变的现象,都可以吃哦,很好吃的。”

李易峰当然也辨认出了这些可食用的果实,他拿起一枚青色的果子咬了一口,清甜柔软的口感,冰凉的汁水似乎浇熄了他近日以来的烦躁和惶恐,疲惫渐渐涌上,他看着马天宇,目光专注,那个身影映在眼中,无需任何修饰,就是风景。

 

 

 

“愈是沉静,我愈不安。

这也许是战争的后遗症,它的开端就是我和他相遇的那一天,我们在极端宁静之中迎来生命之中的转折,并因此走向一条没有归途的路。

这也是我能够提笔写下这些的肇始之处,说起来简直如同宿命。”

——摘自李易峰回忆录《战争与救赎》

 

 

 

吃完果子之后马天宇让李易峰把坏掉的通讯工具和定位仪讯号的接收器拿过来,他坐在地上捣鼓了很久,手指的跳动让李易峰看得眼花缭乱。

他们开始尝试发出第一条信号是在两点三十六分,一如所料,他们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马天宇皱着眉头又拆拆改改,他只有一把军用匕首作为工具,金属元件多次刮擦他的手指,血痕在玉一样的指间浮出,太阳即将坠落的时候,他终于完工,五点十分,他们再次发出信号,这次他们得到了回应,并且是两条,来自两个不同的波频。

 

马天宇将手中面目全非的通讯工具放下。

他看着李易峰,没有说一句话。

风仍然呼啸,到后来竟然只剩下尖锐的啸音,不停回荡,不断靠近。

他们的讯号被敌方捕捉,地方的军队就在附近搜寻,他们就算现在开始逃跑,也已经逃不开了。己方给出的讯号是想保持联络,敌方给出的信号仅仅是示威而已。

 

他们已经来不及逃跑,马天宇盯着李易峰的眼睛看了一会,忽然说:“你走吧。”

李易峰没有动。

“他们的目的只是我,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你走吧。”

他又重复一遍,李易峰还是没有动。啸音已经近在耳侧,然后倏然停止,天地的喧嚣都尽皆退去,澄明空静,像无数次在脑海中显现的眼睛,无法忘记,刻骨铭心。

敌人的军队已经到了,马天宇不再看他,转而面向敌军,也无所谓面对不面对,他们已经被包围了,只要转身,全部都是敌方的人,密密麻麻将他们包裹着,密不透风。

马天宇不知从什么地方翻出一支手枪,用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我可以跟你们走,但你们必须让他安全离开。”

他的手指指向李易峰,握住枪支的手平稳至极:“否则你们只能得到一具尸体,这并没有什么意义,我相信你们不会做出这样愚蠢的行为。”

 

这是他们相处的第一天,二十四个小时,在平静与战火之中度过。


tbc。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