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酒。

没人夸就会死。

【百日郑楚-day45】 捕风-7

警告见前文。

 

 

他们没有声张,无人讨论那隐秘不知所起的爱情。他们不加言语也不加掩饰,在喧嚣熙攘中如入无人之境,在互相沉迷中凝视对方的眼睛。郑吒才懂得什么是热恋什么是爱情,他曾拥抱过的女孩带来的所有心动加起来,都不及楚轩偶然展露的、淡且锋利的笑容。

楚轩的手指热起来了。他的生命仿佛由爱情重新唤醒,在血脉中流淌着从未有过的热情,他一日日觉得世界是新的,每一日的阳光和阴影都不同,草木生长,人潮往来,各种喜怒哀乐起落不停,人生百味浮世种种,第一次带着感情刻印入他曾干涸贫瘠的生命,他的欲望疯长,爱恨重生。世界为他掷出骰子的第七面,在绝境中逢到无人路经的生路。

而他的所有思考,都在隐秘的沉默中进行。一切翻转颠覆,郑吒都不曾察觉。他将太多压抑在心中,把坚硬的磨碎,柔软的消化,常人所体会到的最细微的喜悦,他经历了太多的磨难才能抓到手中。他自身为病亦为医,郑吒在不觉中成了唯一的良药,承担了太多负重。

在无所感知的混沌消失之后,楚轩经历了漫长的适应过程。那骤然敏感的感情触稍让他无所适从,外界环境的稍微刺激就会让他的情感产生大幅度的波动,他开始大喜大怒,为一些没有必要的琐事感觉过度的喜悦和过度的悲伤。但当这种刺激让他想要后退的时候,郑吒就会强硬地将他从自我封闭中扯出来,让他透过自己的眼睛看到这个世界,去真实地、毫无隔阂地触摸正常的情绪。

郑吒对他说:“我不需要你做个天才,不管是什么层面的。我宁愿你被任何一种感情拖累,哪怕你保持缺陷能够改变世界、拯救未来,我也不会选择放任你。”

楚轩说:“我不想改变世界,也不想拯救未来。”

“那就很好。”

 

在漫天大雪和远处隐约的烟火中,一年走到了尽头。楚轩抱着倒满牛奶的玻璃杯偎在郑吒身侧,他的养母刚刚打来电话,说自己在贫困山区的简陋石头房里,在年味和寒冷的包裹之中感受到精神的无限饱足。楚轩将自己的声音放得很轻,他觉得自己有点思念久未谋面的这位母亲,于是说了一句新年快乐,祝你在将来的一年中都能总有这种快乐,万水千山中不要忘记回家的路途。

他学会了柔软的措辞,学会在深处和低处将人感动。他听到这位母亲在遥远的那端泣不成声,也知道了催人落泪的不只是分泌的激素和难忍的痛楚,但他还远不能感同身受。郑吒接过手机简单地安抚了远在他乡的长辈,趁父母不注意偷亲了楚轩的眼睛。

他对楚轩说:“你不要觉得自己是孤身一人。”

他们说话经常出现这样书面的表达,郑吒认为是楚轩传染了他这样的习惯。他们的好友从来不听他们两人的单独对话,并说:“你们俩的对白应该出现在戏剧里,然而我恰巧不是个drama queen。”

楚轩不在意这些。他只在乎什么是高效的表达,在文字联系到古今中外种种渊源之后,每一种措辞里都包含着无限的讯息。他欣赏语言如同欣赏每一种咬合严密的机械构架,使用它就像挥舞一柄如臂指使的鞭子。

但在这样的深夜,温暖在每一寸空气中氤氲,空气中还有尚未散尽的食物香气,牛奶里多加了一勺糖,他和郑吒十指相扣,放松地坐在松软的沙发上。这时候再精密的思考也化为乌有,他懒倦地回了一句:“我知道有你。”

 

那一年的雪连绵且浩大,地面上时常覆盖一重松软的白色。郑吒踩着楚轩的脚印陪他一起去离家不远的图书馆,过年期间不少地方已经闭馆,这里也清净得只有他们两人。在如此静谧的空气中,郑吒开始学习心理学相关的知识。

到现在这个年纪,他很难再去说一个人“天生如此”,一切的形成都是有因才有果,楚轩之所以反常,并不能完全归于他超人的天赋。或者说,不能因为他的天赋就否认缺陷的存在,每一个人都应该有享受生活的能力,谁都不该例外。

 

评论

热度(16)

  1. 百日郑楚主页号咸鱼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