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酒。

没人夸就会死。

【百日郑楚-day47】 捕风-9

依然短小。警告见前文。

 

 

 

 

郑吒把楚轩的挑食认定成无伤大雅的小小癖好,但是也只能在一定范围内给予纵容。正如前文所说,挑食成性、从来不懂体谅和生活健康的楚轩如果在这方面获得了足够的自由,一定会把他和郑吒都搞得一团糟。

当然,理智而冷静的楚轩对于生活的种种需求明白得一清二楚,所以他从未明确表示过对郑吒管控他日常食物的不满,最多不过是每天悄悄吃几块糖——晶莹剔透色彩明亮的各色软糖和硬糖,都比还未出师的郑吒提供的菜品要漂亮的多。

“你就是仗着我喜欢你。”郑吒第无数次从楚轩的书包夹层里翻出一大把各种牌子的水果糖,毫不留情地把它们都塞进上锁的小抽屉。

楚轩说:“我觉得爱情中应该保持距离,才能使感情长久。”

“保持距离的意思不是我给你空间让你的龋齿从四颗牙变成八颗牙,这并不有利于我们相亲相爱。”郑吒从身后拿出摆的乱七八糟的果盘:“我觉得水果的颜色也很好看,你可以试试这个。”

楚轩拒绝:“我正在做关于市面上糖果的甜度和色素添加剂量的统计,你不应该打断我的调查。而且你做的果盘非常不符合我的审美,这一点都不利于我们相亲相爱。”

“我知道你总有理由,不要转头,看着我的眼睛和我说话。”郑吒捏住了他的下巴,稍稍用了点力让楚轩和他面对面:“我愿意纵容你的小偏好,但是首先你要保证自己的健康,你看你瘦得我一把都能折断,我真害怕你哪天给风刮跑了。”

“你的想象未免也太丰富了。”楚轩闭上眼睛:“现在你可以选择亲我或者自己出去。”

“希望你今天尝起来是草莓味的。”

“大概要让你失望了,我刚刚吃了一块柠檬糖。”

 

他们从来不能爆发争吵,偶尔的几句争执也会被楚轩用其他方法转移话题,亲吻常常是化解僵局的利器,他们不知道是否其他情投意合的情侣也像他们这样对彼此渴求得如此之深,每一次都想将对方彻底揉碎化尽,彼此融为一体。

“你无法忘记我,我也绝对不会忘记你。”楚轩说:“我不能将所有可能囊括进思考,假如有一天,基于内部或外在的因素,你和我不能继续维持恋爱关系,甚至不能继续生活在一起,记忆是我们重逢时的地标。”

他比往常都要严肃,让郑吒也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他向楚轩许诺:“我不会像喜欢你一样喜欢任何人。”

“我不会喜欢除你之外的任何一个人。”楚轩说。

郑吒的心脏被狠狠地撞了一下,跳动得像初次动心一样激烈。他不是第一次被表白了,却仍然会像最初的那次一样悸动。度过寒冷的秋冬和短暂的春天,又是一年蝉鸣聒噪的夏,窗外的绿荫颜色浓的几乎要滴落在窗口,这一届的高考已经过去,很多人离开,从此再也不会回来。他们坐在最靠近窗户的那一排,楚轩的侧脸映着朝阳的暖光,像玉石一般透明且坚硬。

他像往常一样低头演算郑吒看不懂的式子,工整的字体像是落在纸页上的、翩跹的蝴蝶。郑吒读不出他的表情,好像与往常的每一个日子都没有区别。

他们彼此没再说话。郑吒觉得自己心中口中哽着无数言语,却被莫名的力量压得说不出话来。他仿佛感受到有什么莫可抵御的要降临在他们的生命中,未来不是计划就能决定的,在此世中,即不能超脱。

天下万物都有定时,生有时,死有时,欢聚有时离别亦有时。

评论(3)

热度(16)

  1. 百日郑楚主页号咸鱼酒。 转载了此文字